~ MamakTalk ~: 【為你點歌】享受愛,找回婚姻裡的自己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為你點歌】享受愛,找回婚姻裡的自己



【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找回婚姻中的自己與關係的平衡,才能輕鬆享受愛。

親愛的海苔熊:

我和男友在一起三年多,準備在今年結婚,一起邁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其實心裡雖然開心,隨著婚禮越來越接近,中間的大大小小事情,也還是不免夾雜了點擔心。

「結婚不只是兩個人的事」,到了婚禮的籌備,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這句話。

其實以我們兩個的個性,結婚應該是一個開心的場合,一個想要把這樣的喜悅分享給身邊最好朋友的地方,不需要太正式,不需要太多習俗,只要每個來參加的人都能感受到自在開心,可以盡情笑著聊聊,一起為這天留下最珍貴的回憶就好。

但因為考量到長輩們的期待,所以包含結婚場地、形式,到喜餅、伴娘花童等大小事,大家都有不同的想法。雖說與其他很多過來人,覺得結婚是為了其他人而辦比起來,我們已經算是沒有太多的要求或禁忌,但還是感受到日漸益增的壓力,難怪過去看到每一個新娘朋友總在婚禮後,有種打完仗如釋重負的感覺。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一路上收藏點典滴滴的歡笑,留到以後坐著搖椅慢慢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直到我們老得哪兒也去不了,你還依然把我當成手心裡的寶。」— 趙詠華〈最浪漫的事〉

感情應該要是很簡單的事情,那麼結婚為什麼不能也是這樣呢?我前幾天看到寶格麗的影片,新娘在婚禮當天,都是如此的放鬆、享受,好羨慕這種真的是屬於「自己」的日子的感覺啊!這在台灣,會不會是一種無法達到的「妄想」呢?

By Luna (點播時間:2017/04/07 16:48:23)

 

親愛的 Luna: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你說的「好好感受、盡情享受,展現出有自信、熱情」的自己,在我們的文化中似乎是一種「罪惡」(Guilty),換言之「做自己」之所以可以變成歷久不衰的口號,某種程度上也是因為一直以來我們都做不到。

為何做自己這麼難?因為我們無法不在意那些對我們來說重要的人。

有些時候,爸媽公婆只要一句話(婚禮就是要熱鬧、澎湃阿!),就可能扭轉你躊躇已久好不容易的決定(周慕姿,2017);有時候他們甚至什麼也沒說,只是一個眼神、一個落寞,就讓你心裡糾結許久。為什麼明明是自己的婚禮,卻要活在別人的眼光裡?如果說結婚是兩個家庭的事情,有沒有可能真的做自己?有沒有可能不要把結婚當打仗,自在地享受與朋友的相聚?

從你的描述裡面,可以看得出來你很嚮往自由、簡單、慢慢地一起變老就很好的,但越是想簡單,就越是會有更多「阿雜」的事情來搗亂。

台灣的媳婦們大多同意孝順,但不喜歡遵從權威(陳小英,2006)。的確,要做自己很難,但並不表示「不可能」,或許,你可以把婚禮的籌劃看做是婚姻生活的「模擬考」,那些公婆長輩在意的事情,往往也是婚後的縮影。例如,會要你「放棄」一些規劃的公婆,婚後也可能要求妳「放棄」工作,所以自我心態的調控就變得相當重要(陳姿岑,2008)。尤其是新婚時與婆家的關係,更是影響妳往後幸福的關鍵因素(蕭英玲,20102012),所以「自己」要做,但「關係」也要顧阿(整個很兩難)。

心理學OK繃

實務上的作法,許多新婚夫妻、將婚伴侶會在婚前就討論好婚禮與對這個婚姻的期待(張思嘉,2009;謝文宜,2006),有的夫妻會辦兩場婚禮:

  • 演戲氣派場:主要給長輩、父母公婆參加,做面子也做裡子,可能辦在他們喜歡的飯店、用他們喜歡的形式,重點是讓老人家歡喜,也把過去他們包出去的「會仔錢」標回來。
  • 好友輕鬆場:主要是讓好友相聚,可以走歐式婚禮雞尾酒會的樣子,大家輕鬆顛高腳杯聊天,當然預算是個問題,所以可以包有戶外空間的咖啡廳,然後叫外燴,並且請來賓一起 share 費用。

「其實不是辦幾場的問題,我也知道可以有一些彈性調整方式。而是,有些時候就是一個 Kimoji,為什麼明明是我的婚禮還要受他們指揮?到底是我結婚還是他們結婚?最機車的是,我家那隻死木頭,每次討論他都站他媽媽那邊!這麼愛媽媽跟媽媽結婚好啦!」

一個要結婚的朋友 Sharon 聽了我的建議之後說,看樣子她是真的氣到了。不過從她的描述裡,妳也可以發現真正重要的不是「決定本身是什麼」,而是「妳能不能自由做決定」。

根據 Deci 與 Ryan(2011)的自我決定理論(Self-Determination Theory,SDT),當我們可以自由選擇的時候,會過得比較快樂。

我們都想當「自由又自在」的女人,但如果你不想要只是「想」,那麼或許比較務實的選擇是當「自主又聰明」的女人。Richardson(1987)曾發現一個弔詭的現象,嚮往愛與浪漫的「新女性」(the new other woman)並沒有變得更自主,反倒是能不依靠男人的女性比較能擁有平等的關係(引自:陳靜儀,2004)。

所以,真正有效的方式是:

1. 自信,來自於重新架構(Refarming)。

思考妳要的是什麼,並且找到妳可以忍受的界限。妳願意為了「和諧」讓長輩「越界」多少?哪裡是妳的底線(例如結婚的場地)?當他們越界的時候,妳會做出什麼樣的行為捍衛妳的界線?

千萬不要「好高騖遠」,一定要有一點現實感(這「捍衛」是你在長輩面前做得出來的嗎),妳可以透過和伴侶練習,增加「對戰」時的成功率。當然,有所槓上就會有所犧牲(例如犧牲和諧)、也會覺得罪咎矛盾(這只是第一關而已,可參考:利翠珊,2007),但如果是對你來說很重要的事妳都無法捍衛,那麼久了之後長輩就會把你當做是他們的「延長」,軟土深掘(推薦妳:出發談判前,可以擺出一些有力的姿勢捍衛自己的權力)(Cuddy,2016)。

既然短期內,不太可能不犧牲和諧就換來「自我」,所以真正該思考的是──我願意先擱置和諧,還是先擱置自我?並沒有哪一個選擇是永遠晴朗的,但重點是妳得知道自己為何而選擇。

2. 熱情,需要隊友支持(Partner support)

研究發現老公、娘家的支持(陳小英,2006)很重要,所以當婆婆老公不挺妳的時候,請記得還有娘家;如果大家都不挺妳做自己怎麼辦?那妳得挺妳自己,而且要找一兩個姊妹朋友聆聽。

當妳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並且至少有一個人「看見」的時候,比較有可能堅持下去。

放鬆前的陣痛

與家人分化(Separation-Individuation)是一條漫長的路( 張思嘉,2009陳清甄,2009)。

做自己的第一步,就是不要當父權結構中那個「自我消音」(silencing self)的女人(黃囇莉,2001),並勇於當家中那個「堅持夠久的少數」(minority influence)(Nemeth,1986Wood、Lundgren、Ouellette、Busceme 與 Blackstone,1994)。

當你願意為自己發聲並堅持妳的選擇,長輩也會嘗試將他們「延長的自我」慢慢地與妳切割。這樣的切割其實是一種「自我的新生」,既然是「新生」總是會痛,就像是分娩前、媽媽要和孩子分開一定會經歷陣痛與劇痛一樣,但痛過以後,將帶來前所未有的輕鬆(推薦給妳:關係再親密也想有自己的空間:結婚不是沒了自己人生)。

 

延伸閱讀

Cuddy, A.(2016)。姿勢決定你是誰:哈佛心理學家教你用身體語言把自卑變自信(何玉美譯)。台灣:三采。

Deci, E. L.、Ryan, R. M. (2011)。 Self-determination theory。Handbook of theories of social psychology, 1,頁 416-433。

Nemeth, C. J. (1986)。 Differential contributions of majority and minority influence。Psychological review, 93(1),頁 23。

Richardson, L.(1987)。The new other woman: Contemporary single women in affairs with married men。:Simon and Schuster。

Wood, W.、Lundgren, S.、Ouellette, J. A.、Busceme, S.、Blackstone, T. (1994)。 Minority influence: a meta-analytic review of social influence processes: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利翠珊 (2007)。 華人已婚女性代間矛盾情感之特色與測量。中華心理衛生學刊, 20(4),頁 357-386。

周慕姿(2017)。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台灣:寶瓶文化 。

張思嘉 (2009)。 婚前關係與婚後適應:一個長期性的研究。中華心理學刊, 51(3),頁 319-339。

陳小英(2006)。媳婦角色規範、家人支持與婆媳和諧關係之探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陳姿岑(2008)。成「家」之「後」:新婚夫妻的自我調控歷程。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研究所,台灣。

陳清甄(2009)。華人孝道文化、父母控制與大學生分離-個體化。國立花蓮教育大學,台灣。

陳靜儀(2004)。「噤」與「進」婚姻第三者的主體敘說與意義建構。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研究所,台灣。

黃囇莉 (2001)。 身心違常:女性自我在父權結構網中的“迷”途[Psychosomatic Disorder: The Straying of a Woman's Self within the Patriarchal Structure]。本土心理學研究(15),頁 3-62。 

蕭英玲(2010)。 新婚三年夫妻婚姻滿意度的變化:貫時性對偶分析。 於「「華人家人關係」學術研討會 」發表之論文,載於 Book 新婚三年夫妻婚姻滿意度的變化:貫時性對偶分析,。 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所。

蕭英玲 (2012)。 新婚前三年夫妻婚姻滿意度的變化與其影響因素[The Nature and Predictors of Changes in Marital Satisfaction over the First 3 Years of Marriage]。中華心理學刊, 54(4),頁 433-450。

謝文宜 (2006)。 為什麼結婚:國內將婚伴侶婚姻承諾考量因素之探討。中華輔導學報, 20,頁 51-82。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