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雪莉兒・薩班:我是模特兒、總裁、心理學博士,也是性侵倖存者

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雪莉兒・薩班:我是模特兒、總裁、心理學博士,也是性侵倖存者



母親給女兒的深情告白,來自她跌撞的生命經歷,她總說:別在意。我們該把心力放在創造自己的價值上,小事就別在意了吧!

在我 60 多年的人生裡,我的孩子看著我扮演過不同的角色。

我是一名模特兒、一名錄音藝術家、一名辦公室經理、一名執行助理、一名零售店老闆、一名作家、一名慈善家、一名心理學家,一名聯合國代表、一名珠寶設計師,也是一名玻璃吹製工匠。50 歲的時候,我拿到了心理學博士,我寫了 14 本書。

我相信孩子從我的身上可以學到一件事:一旦有了目標,想清楚該如何達成,就捲起衣袖,好好幹活;在達成目標前,絕不鬆懈。

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我持續不斷重複的一句話是:「別在意」。基本上,這句話在我們家的意思就是:「別被小事困擾」。為真正重要的事儲備能量——總是會有這樣的戰鬥等在前面。對我們來說,這句話變成一個信條,在大多數的時候都給予我們很大的幫助。(推薦閱讀,:給母親的一封告白信:媽媽教我愛的一切,妳值得閃耀每一天!

做為母親,我們對於孩子的心智和道德感的形塑,有著極大的影響力。如果這麼重要的事能以白紙黑字清楚地寫在育兒指南中,讓我們在生孩子之前就熟知這個道理,那該有多好。

儘管缺乏這樣的資訊,有時,一個充滿挑戰的人生,也會讓我們受用無窮。我在這樣一所特殊的人生大學裡,花費了許多時間學習。我的大女兒和二女兒就像看臺上的觀眾一般,觀察著我的一舉一動。這個學校,讓我們最終都獲得相當重要的教育。

我的女兒——蒂芬妮與海蒂——看著我掙扎過兩次的離婚、許多不同的職涯生活、兩性之間的權力鬥爭,以及我在 18 歲被強暴的事件後,不時出現的情緒漩渦。

我如何因為自身的經歷而成為女權運動的熱烈支持者,蒂芬妮與海蒂陪我一路走來,歷歷在目。而我的四個孩子——三個女兒與一個兒子——都比我年輕時對性別議題來得更有意識。他們都以優雅、尊嚴、與更平等的態度來面對這些事情。

我出生於 1950 年代。在加州聖地牙哥一個中下階層的住宅區裡成長。我在那裡能接觸到的女性形象,多半是穿著圍裙的女性,端著剛烤好的蛋糕、或展示最新式的家庭清掃用具。我被要求學習打字、速記,為成為祕書做準備。我不知道該有什麼目標,也不被鼓勵擁有偉大的夢想。

當我 18 歲被強暴之後,我才發現,要挑戰根深蒂固的性別刻板印象多麼地困難。當時,我必須面對一群警察和調查人員——他們的態度,全都認為我被強暴是個人的責任。(推薦閱讀:參與拍攝 Lady Gaga 控訴校園性侵新曲的告白:「社會請停止怪罪性侵受害者」

我的強暴事件發生在嬉皮、與所謂的「自由的愛」當道的年代。當警察看到我穿的性感上衣和喇叭褲後,我就沒有翻身的機會了。他們讓我成為二度受害者。儘管他們都知道,強暴我的人是個壞蛋;儘管我滿懷恐懼地答應出庭作證,但警方始終沒抓到加害者。

在那個年代,也沒有為強暴受害者設立的心理治療系統。我必須獨自承受性暴力所造成的心理創傷。這需要花費時間——非常多的時間。現在,我自認是個倖存者。

40 多年過去了,我很驚喜地看到,許多女性前仆後繼進入各行各業,涉足科學、科技、工程、數學等不同領域,追求成為企業家的夢想。這些事情,全都以一種我年輕時無法想像的速度在發生。然而我的女兒們,仍必須面對令人心驚的各種威脅、強暴與暴行。儘管已證實女性在各方面與男性同樣傑出,男性對待女性的態度,卻彷彿是社會默許般,仍持續存在驚人的落差,這是一個全球的流行病。

在歐巴馬總統的任命下,我自 2012 年秋季起,擔任美國在聯合國大會的群眾代表與特使。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討論之一,是有關婦女受暴事件的氾濫,以及如何終結此種暴力等議題。每三個女人當中,就有一人在一生中可能遭受暴行,加害者卻仍然逍遙法外。為什麼?全球瀰漫著一股巨大的阻力,阻攔那些想接受更多教育、享有更高能見度,擁有更多自主性、更多力量、更多自由的女性。令人難過的是,這些阻力經常以暴力形式展現——這需要被制止。這個問題是如此無所不在,我們都需要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幾年前,我曾寫過一本書《你的自我價值何在?女人的驗證指南》(What is Your Self-Worth? A Woman's Guide to Validation)。我創立了「雪莉兒・薩班婦女與女孩基金會」,擁有 1000 萬美元的贊助金,會旨為幫助女性勇敢跨出下一步。我要每一名女性都能享受醫療照顧、教育權、工作權,並且時時刻刻都沒有任何威嚇、感覺自己是安全的。多年來,我的基金會提供經費給幫助女性的機構——透過獎學金、小型借款與其他形式。(推薦閱讀:輔大性侵案的性別反思:培力性侵受害者前,輕輕捧起傷痛

其中一筆經費挹注在「聯合國女性計畫」上,我們共同打擊全球各地對女性施加的暴力。對我而言,回饋社會是生活很自然的一部分。我相信幫助他人是一份殊榮,我也感到有責任這麼做。我有幸擁有這麼多資源,能夠幫助有需要的婦女和孩子們改變生命。

在我生命經歷過的高低起伏中,我以行動教導女兒們去培養具有彈性且積極的態度,去找到自己的聲音——妳們需要這些工具來為自己的人生導航。我曾遭遇過暴力,所以我告訴女兒要隨時小心──保持警覺,遠離可能的危險情境。我的目的就是保護她們的安全。

當我終於能完全感覺到自已確實身處於安全之中──察覺自我力量,找到生存之道──我便能以一種平衡、和諧的方式,以健康的心態去愛與被愛。也就是在這時,我遇見了如今已結婚超過 27 年的丈夫——我的兒子和最小女兒的父親。

當我最大的女兒成年時,我希望她能避開我在她這年紀所面對過的困難。我建議她們去上大學,暫時拋開結婚與熱戀的念頭。我希望女兒們去探索這世界,找到自己的熱情,獲得更多實務的經驗。我要求她們撥出時間與自己獨處,在與另一半結為連理前,好好感受獨處的滋味。我也深感慶幸——儘管已成年的孩子們也許並未對我的建議全盤接收,但至少也聆聽並遵循了許多。

我們告訴女兒們的話十分重要,但是,教導兒子成為兩性生活裡真正的夥伴也同等重要。我很幸運,能在一個了解、並擁抱性別平等價值的男人身上找到幸福。但對於世界上大部分的女人而言,要找到具有如此特質的男性,仍是件困難的事。(推薦閱讀:性別平等不只是女生的口號!從漫畫開始,讓「平權」成為動詞

當今世界,已與貝蒂・克羅克(Betty Crocker)(註18)的舊日時光大不相同,但挑戰仍無所不在。女性主義正在經歷改造重生的階段,在這麼多年後,這自然是件好事。我們的女兒們會用不同的詞彙來描述它——她們會創出新的字句來啟發我們,帶領我們在女性賦權與性別平等的征途上,往新的方向邁進。

文∣雪莉兒・薩班

轉載自|大好書屋《我這樣告訴我女兒》

關於人生,《我這樣告訴我女兒》

註:貝蒂・克羅克是通用磨坊公司(General Mills)過去為廣告代言其食物與食譜所創造的虛構人物,形象深具母愛、對人充滿關懷之心,同時擁有豐富知識的家庭主婦。

補充資料|

雪莉兒・薩班(Cheryl Saban)是慈善家、作家、保護女性與孩童的社會運動家,她特別重視教育與健康醫療議題,她經常就各種女性議題進行發言,也是《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的撰稿者。她是薩班家族基金會的總裁,也是GirlsInc.、洛杉磯兒童醫院(Children's Hospital Los Angeles)、薩班研究所(SabanResearch Institute)的董事之一。在眾多參與的機構中,她曾服務於「洛杉磯市兒童青少年家庭委員會」(City of Los Angeles Commission for Children, Youthand Their Families)。著作包括《靈魂姊妹們:女朋友之間的特殊關係》(Soul Sisters : The Special Relationship of Girlfriends),《關於我的母親》(All About My Mother),以及《五十種拯救我們孩子的辦法》(50 Ways to Save Our Children)等計十四本。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