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醫院不願公開的事:那年,我接生了一位愛滋產婦

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醫院不願公開的事:那年,我接生了一位愛滋產婦



作者李宇欣寫愛滋產婦的照護流程,若照標準程序產子,孩子感染機率僅有 5%,然而產子後面對的社會眼光、親友壓力又是另一艱難課題。

文|李宇欣(前媒體人)

曾經在採訪過程中,聽到一個感人的故事:她是一位婦產科醫師(好,其實媒體人幾乎都認識這位醫師)。幾年前,她服務的醫院接到一位愛滋產婦病例,這位辛苦的愛滋產婦被許多醫院拒絕過,就像醫療人球一樣,跨縣市轉介到她服務的醫院,尋求產檢與生產協助。然後醫院就把這位愛滋產婦交給她。(推薦閱讀:愛滋病不是罪!三個被世界遺棄的悲傷故事:「他不是怪物,他是我愛的人」

「我行醫這麼多年,第一次遇到愛滋產婦,身為醫學中心的醫師,沒有拒絕病人的權利,當然要接!只是剛開始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她說,後來查閱疾管署和國外醫學期刊,發現愛滋產婦在歐美已經有一整套完整的 SOP 流程。只要照著這套 SOP,生出來的寶寶感染愛滋機率低於 5%(我當下聽到 5%,非常驚訝!),若產婦沒有主動求醫,或沒有照著流程走,寶寶感染愛滋機率超過 90%。

這機率真的是天與地的差別。

「首先,愛滋產婦懷孕期間,要接受 2 個門診,一個是婦產科例行產檢,另一個是感染科門診,懷孕期間也必須持續服用抗愛滋藥物」她平靜的說,愛滋產婦需要度過一個一個的關卡。生產過程要選擇剖腹,避免寶寶在產道受到擠壓感染(如果選擇自然產,寶寶感染愛滋的機率也超過 80%),寶寶出生後要持續服用藥物,媽媽也不能餵母奶。(推薦閱讀:愛滋也可生出健康小孩!越南女人的懷胎告白

當時我問這位婦產科醫師:「難道妳不害怕嗎?」

她反問我:「手術前,我和醫療團隊每個人只多戴一副手套而已,就多一副手套,其他一切照舊,沒有改變」,而且「如果我都敢剖開愛滋產婦的肚子,用手把寶寶撈出來,那大家為什麼害怕愛滋病患者?沒有必要啊!這個社會到處都有歧視,這是無謂的作為。」

另外,她還告訴我,其實「愛滋產婦從產檢、生產到產後,最麻煩的其實是那些最不相干的人。」

台灣女人生一個小孩,不是自己的事、也不是夫妻雙方的事,而是整個家族、進而是整個社區鄰里的事。生產完的病房就像逛市場一樣,親朋好友都跑來看寶寶,順便「提供一點經驗」。例如「現在不是說自然產恢復快,幹嘛選擇開一刀?」、「現在不是說寶寶喝母奶最好,為什麼不餵啊?」、「寶寶才剛出生為什麼就要吃藥?是發生什麼狀況?」諸如此類。醫療團隊和產婦事先套好話,一致回應擊破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問題,其實這些閒雜人等與整件事情無關,過度熱心的出一張嘴罷了。(推薦閱讀:奪下美國加碼小姐后冠的愛滋病患:「我重頭學習怎麼愛自己」

後來聽說這個寶寶順利長大,也沒有受到愛滋感染。

這位婦產科醫生說:「接生愛滋產婦是難得的經驗,也是一個被祝福的故事,但任何醫院都不會主動公開這件事情」,畢竟在台灣的國情下,的確會出現恐慌、猜忌和指責。台灣自從 2007 年開始進行全面懷孕愛滋篩檢,其實每年都會篩出「已感染愛滋,但本人卻不知道」的產婦,這些產婦需要接受自己的身體狀況,還要面對即將生產的未知。

但不是每位愛滋產婦都知道,其實已經有一套完整的 SOP,這個流程可以讓寶寶感染率低於 5%(字體變大、變大、變大!這才是重點)。

後記:

這位婦產科醫師不只接生過一位愛滋產婦,目前還沒有寶寶受到感染。

[註]基於醫療及個資,以上來自真人真事,但人事時地物皆有所異動。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