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關係日記】《性手槍》席德與南西:我愛你,即便沒有未來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關係日記】《性手槍》席德與南西:我愛你,即便沒有未來



【關係日記】單身日記的下一步,世上沒有理想的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性手槍貝斯手 Sid 與他的情人 Nancy,他們愛得暴烈中有溫柔,酒精中有人們難以理解的炙熱。愛在年輕時,愛在英國七零年經濟大蕭條時,有一種戀情,寧可墜毀不願平庸。

「我們有死亡契約,我必須守約,請把我埋葬在我愛的人身邊,連同我的皮夾克、牛仔褲和摩托靴。再見!」

他起床,情人腹上插了一把刀,旅館沒有別人,他剛從藥效甦醒,宇宙就變了,從她最摯愛的情人成了嫌疑犯。沒有女孩的日子過了三個月,他從出獄,走進生活,這才是地獄。他讓過量的海洛因領他去尋她。

這是席德與南西的故事。


(圖片來源:來源

你們都很喜歡這個故事,執著情人的糜爛而燦爛。你喜歡他指頭英國煙草氣味,把台灣濕黏的梅雨季愛成英國的慵懶,他偏愛你毛躁的頭髮,很有不馴世故的意思。你們年輕的戀愛像 Sex Pistols 咆哮“no future,no future”,〈God Save The Queen〉同名一首愛戴英國女王的聖歌、龐克樂團翻譯成腐壞的法西斯。崩壞秩序、毀滅消長,你們信仰此刻勝過未來,年輕的愛情容易危險,也只有你能是我的危險我的傾覆我的失敗。

你說,是他把你變成了這樣的人:「但我僅僅是我,不再是我們。」他像是為了要你成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而來,你一直很好奇,為什麼有一個人可以改變你身體的形狀,又離開得像不曾經過一般。你感覺你的子宮再也不是子宮,而是一處收納快樂和撕裂的潘朵拉;你感覺毛躁的頭髮愈發癱軟,再也沒有頑強力氣去抵抗愛情的暴戾。

你好討厭他的酒癮,卻喜歡他醉後撒嬌的樣子,你厭惡他在一群女孩中自信的笑,但那是你一開始迷戀他的樣子。你自以為是救贖的南西,像成為席德的保姆一樣,彌補一個受傷男孩童年的遺憾。

你感覺自己像是被席德殺死,又或者是被愛情的魍魎拉去投胎。人走遠了,還有七魂六魄散溢在你們走過的路上,他是你的席德,幼稚地像想霸佔一個完成城堡的稚童;狂熱的變態的癡迷的聞嗅過你身體每一個局部細節的氣味。

但你不是他的南西。

如果可以,你寧可在當下成為刀下的南西。無論是被殺死,或是擋死。至少這個人是全心愛你。席德給南西一首詩:

You were my little baby girl
And I knew all your fears
Such joy to hold you in my arms
And kiss away your tears
But now you're gone
There's only pain and nothing I can do
And I don't want to live this life
If I can' t live for you

你盼望著這樣一場戀情,不是席德綁架了你,是你的無畏無懼狹持了他。愛情沒有鮮花巧克力,你們用痛驗證愛,旁若無人,不必抵達未來,因為你們還年輕,也因為你們只有年輕。你們是彼此的煉獄,惡魔,詛咒,墓地。他的歡愉裡有你的疼痛,你的嘆息裡有他的哀戚。

席德在南西脖子上掛了一條鎖頭項鍊。南西問:「鑰匙呢?」

席德邪惡笑,像狼又像月:根本沒有鑰匙。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