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丑妻近地家中宝,貌丑心里美,心憨人品正,积了荫德才会娶到她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丑妻近地家中宝,貌丑心里美,心憨人品正,积了荫德才会娶到她



 

林大山有一姐一妹,父亲早亡,他母亲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姐姐和妹妹先后都嫁人了,剩下刘大山,直到30岁才娶了张大凤。母亲前年又患了脑血栓后,留下半身不随的后遗症,躺在床上需要人照顾。

张大凤是个大手大脚的人,人长得丑,遇事大大来来的,也不会拐弯儿,林大山的母亲说,咱娶不到漂亮的媳妇,大凤人丑不耽误生孩子,就让刘大山娶了回家。

 

丑妻近地家中宝,貌丑心里美,心憨人品正,积了荫德了才会娶到她

 

张大凤嫁到林家不久,她的耿直性格,粗放脾气,就在村里赚了个憨凤的绰号。婆婆让她拿十块钱去小商店买斤酱油,买包盐,捎带着买点面碱,十块钱回来就没了,问她剩下的钱哪去了?她说算不过来,剩下点钱人家给了,装进口袋就没有了。婆婆赶集买来两斤小乌鱼,让她洗洗做菜吃,她一遍一遍地洗,等婆婆看到时,把小乌鱼洗过了头,一加热连个乌鱼的都看不到了,还吃啥?

婆婆骂她,你个死妮子啊,光说人家叫你憨凤,你还真是憨得不轻啊!憨凤笑得还挺开心,就跟表扬她一样。憨凤也有她的长处,男人大山去外面打工,憨凤挽起袖子和裤腿儿,扛着锄头上山,二亩地一天下来,锄得寸草不见,顶个好劳力。

家里的细面活指望不上憨凤,婆婆说俺儿子娶个爷们回来。这也不错,婆婆持家,儿子打工,憨凤管着山上庄稼。

可是,憨凤进了婆家门大半年,婆婆就穷人患了个宝贵病,中风了。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后,婆婆出院了,命保住了,人却半边身子不能动,躺在床上连屎尿都需要人端。

婆婆住院花光了林大山打工挣来的钱,家里一下子又少了顶梁柱子,憨凤扎煞个手儿,不知道咋办,好在婆婆咋说她会咋干。小姑林小芹回来探望母亲,见这个嫂子笨手笨脚,张嘴就埋怨,“我哥咋娶你这个不中用的人啊!”大姑林大芹姐倒是没说啥,看憨凤这个样子,也是不放心,要把娘带去自己家照顾了,林大芹带走娘时说,要找医生给娘理疗。

林大芹嫁的是一个做买卖的人,两口子离婚了,住在另一个城市,这一去还不定啥时候回来,憨凤没人骂她了,却是舍不得婆婆走,知道婆婆去治病也没法留下,自己家里钱花光了,也没钱给婆婆更好的治疗,不舍也没办法。

三个月后,林大芹把娘送回来了,理疗有效果,但人还是不能下床,需要继续坚持理疗。林大芹将医生教的揉背按腿的方法,教给憨凤,她倒是学得认真,却怎么也不会找穴位,只会用蛮力摁着。

林大芹走了,林大山要去打工挣钱,憨凤没空种地了,她要照顾着婆婆。虽说憨凤不会做家务活,却是学得上心,婆婆怎么说,她就怎么学着。每天放上一大盆温水,给婆婆洗个澡。她大手大脚的倒是派上了用场,婆婆瘦弱一些,一手搂着婆婆脖子,一手搂着双腿就把婆婆搬到盆里。这天,憨凤又往盆里搬婆婆,弯腰一放时,把自己带进了盆里,弄湿了衣服,她干脆把衣服一脱,也跳进大盆里,把婆婆像孩子一样,搂在怀里,一边给婆婆擦洗着,一边洗着自己,还笑着对婆婆说“这样一盆水洗两人,省水呢!”

 

丑妻近地家中宝,貌丑心里美,心憨人品正,积了荫德了才会娶到她

 

这天,小姑林小芹又来探望母亲,对嫂子的笨手笨脚实在看不过眼,腆着脸训斥道:“你个憨货,这个家让你笨手笨脚地弄成啥样子了!我哥哪辈子倒霉,找了你这么个人啊。”婆婆听了却不乐意了,你咋跟你嫂子说话哩?有我骂的,没你骂的份儿,谁说俺媳妇憨来?你一年能回家几趟?你嫂子给我端屎端尿的,从没嫌弃娘,连洗澡都与娘一个盆里洗,我自己都嫌自己脏啊,你能做到?为了照顾娘,你嫂子连孩子都不能要了,你能做到?你看看娘,躺床上大半年了,身上没长一个褥疮,这都是你嫂子天天给我按摩着,那些长的俊俏的媳妇谁能做到?你哥打工的钱都让我花光了,你嫂子一声怨言都没有,你能做到?林小芹没想到娘护着嫂子,讨了个没趣,被娘一番质问脸上火辣辣的,憨凤却笑着说:“妹子说的对,俺就是笨手笨脚的人。”

从那次后,林小芹少有回过娘家,林大芹送回娘后,就更没露面儿。

这天,憨凤去村里卫生室照药方给婆婆抓药,村里喜欢嚼舌头的四婶问憨凤:“你婆婆总是骂你,瘫痪在床上,大姑小姑的都不管了,你天天伺候着,还要花钱来给他抓药,你不会送到大姑小姑家里呀?”憨凤笑着说:“她是俺婆婆,俺是她儿媳,俺不管谁管啊?”就这么一句话,把巧嘴的四婶问的上不来话了。憨凤走后,四婶说,这个憨凤连计较都不会,摊上这么个儿媳,真是老辈积了荫德了,咱咋就摊不上呢!

转过年后的夏天,一个穿西服的男人,经常来找婆婆有事,婆婆让憨凤回避一下,憨凤就回避着,从不打听。

有一天,憨凤给婆婆用着蛮力按摩着,出了一头的汗水。突然,婆婆骂道:“你个憨妮子,不能手轻点啊,你按疼我了!”憨凤愣了一下,忽然喜悦地说:“娘,你有知觉了啊!”婆婆也才回过神来,是呀,自己那条一直麻木的腿,居然让这个笨手笨脚的儿媳按摩得有了知觉!婆婆拿起憨凤的手,看着手上那些的老茧,边骂边痛心地说:“你个憨妮子啊,也不知道用点巧劲儿,用了多少蛮力,才把娘的腿按到有知觉啊!孩子,真是难为你了。”憨凤笑着,又用劲按着,婆婆痛着也快乐着。

又有一天,憨凤跟婆婆不好意思地说:“娘,俺和你儿子没采取好措施,不小心怀上了,娘不要紧,俺去医院流掉胎儿,等你病好了,俺再要孩子。”婆婆喜悦地说,太好了!说什么也不让憨凤去医院。憨凤说,有了孩子,咋伺候娘呀,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笨手笨脚的,咋能大人孩子一起伺候啊。

婆婆说,伺候不了咱去请个保姆,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娘等着抱孙子呢!憨凤笑着问婆婆,还请保姆呢,咱家穷得连给你抓药都抓便宜的,咋请得起保姆啊,娘,你是不是糊涂了。婆婆却胸有成竹地说,钱不是问题,你看这是什么。憨凤一看,那不是一张卡片吗,能当钱花?

婆婆说,这是一百二十万,够咱娘仨,不,加上孩子是四人,够咱一家四口花的了,请个保姆咱不愁。憨凤说,娘你真是糊涂了,那么张卡片就能来钱呀。

这时,婆婆流下了泪说,这是大芹给你的“孝儿媳”的奖钱啊,最近大芹的律师经常来,就是为大芹嘱咐的后事而来的。

原来,刘大芹不是不孝,她把娘接回去治疗后,发现了自己患了胃癌,她丈夫和她离婚后,给她留下一栋大房屋,在她病重的后期,知道治疗也没用处了,就把房屋处理掉,卖了一百多万,留了一些自己后事用度,剩下这一百二十万,说是给自己嫂子的“孝儿媳”奖励,这钱只给嫂子一人。

 

丑妻近地家中宝,貌丑心里美,心憨人品正,积了荫德了才会娶到她

 

憨凤不知道这一百二十万能买多少东西,只知道这笔钱不是小数目。就跟婆婆说,娘,俺妹妹小芹家里也不宽裕,咱拿出一些钱给她吧,她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婆婆再次流泪了,感动地站了起来,一把把憨凤揽在怀里,又骂道:“你个憨妮子啊……”

憨凤又是一惊,“娘!你站起来了啊……”

 

来源

(2)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