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為你點歌】在愛裡兜圈的你:他愛與不愛,你都能選擇讓自己自由

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為你點歌】在愛裡兜圈的你:他愛與不愛,你都能選擇讓自己自由



【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總在愛裡兜圈的你,試著疼惜自己,不論他愛或不愛,你其實都有權利讓自己自由。

這首歌,是我抓到我男朋友劈腿的時候,我們一起在追的連續劇《必娶女人》的片尾曲,也是第三者認為她跟我男朋友的「主題曲」。

一首我跟我男友都很喜歡的歌,卻也變成我再也不想聽到的歌。

我跟男友是遠距離,因為男友職業的關係,我們不一定能每天通電話,大概平均一個月見 2 次面。那個第三者是我男朋友來往了 10 年的紅粉知己。我跟男友很常吵架,大多是因為男朋友不會避嫌,更大部分原因是這位紅粉知己喜歡每天打視訊電話給我男朋友,會跟我男朋友說:「想聽你的聲音」、「幹嘛?你吃醋嗎?」之類不明不白的字句。

因為經常吵架,加上有人刻意撥弄,是的,我男朋友出軌了。在他出軌的期間曾經向我提過分手,吵了一架後我告訴他:「那就這樣吧!」。

反而,分不開的變成他自己,我參加公司的活動手機不能隨身攜帶、回覆,他的每一句訊息裡有多少焦慮、有多少擔心、有多少害怕失去,我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這時候我還不知道他出軌,所以我答應他,我們繼續努力下去吧!

半個月後,我在他手機裡看見了他出軌的證據,我發了瘋的抓他起來逼問,我傳訊息給那位紅粉知己,那位紅粉知己露出真面目,而我男朋友也才看清楚原來紅粉知己在用的小手段,以及在他面前與在我面前不同的 2 個樣子;而當然,我也看清楚了我男朋友的樣子。(推薦閱讀:【為你點歌】你是我努力過,最接近愛的可能

但我又心軟了,因為在我還沒發現時,他已經自己處理完這段關係,讓紅粉知己跟他不要再有往來,我們又繼續在一起了。這段期間,可以明顯感受到男朋友的態度變了,可以感受到他真的有在努力,會願意給予安全感、開始會報備自己的行蹤、有空的時候就會陪著我、分享他的生活、不會跟女生隨便閒聊、講話開始學會拿捏分寸、大方的分享自己的女朋友。

而好景不長(常),就在最近,我發現了他會叫「外送茶」服務,次數大概有 2 次(或者有 2 次以上,我不清楚),第一次據他說的時間,是他出軌的那一陣子,第二次,是在我們在一起快一年的時候,其實在真正抓到他叫外送茶之前,就有看過他用通訊軟體與茶妹溝通的訊息,而這一次爆發則是在通話紀錄裡看到撥出了兩三通給同一個不知名女性的 line 電話。我會特別注意到,是因為名字後面有加上一個愛心符號。

這次他說:「這是大家一起出去玩喝醉,被拱出來打電話給茶妹的!」我不相信,直接提了分手,把他載到了車站,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挽回嗎?也不算挽回,只是他一直不斷的傳訊息道歉,我仍不願意相信,在幾次對話下後,他承認了有叫過外送茶服務 2 次,這次他一直道歉、說他很愛我、說他不可能有下一次、說他真的很努力在改變,但是「回到我身邊」卻是他不敢開口的話,他說:「你這麼好,我覺得我配不上你,我愛你,但我卻一直傷害你。我不想和你分開,但我沒有能把你留下來的理由,或許你身邊隨便一位異性,都能比我好,都比我更能保護你。」(推薦閱讀:單身日記:我不可惜自己單身,我只可惜不再有你

我問他:「到底做這些是為什麼?你說愛我,那為什麼還要這麼做?」他回答不出來,但我想應該也沒有人能回答出來吧!

但他卻能很篤定的說出:「我愛妳!真的很愛妳!我沒有遇過任何比妳更好的女生,但我怕,我做了這些事,你大概也不會再相信我愛妳了吧⋯⋯」

我們決定再見最後一次面,好好的跟這段關係告別,我也不確定再見了那一面後確切會是什麼發展⋯⋯

再一次聽到這首歌,就像當初被劈腿時的痛,那位紅粉知己覺得是我介入了她跟我的男朋友,讓他們需要兜一圈才能在一起,那時候我覺得,或許吧!我才是那個真正的第三者,不過這樣的想法沒有太久,我不偷不搶來的感情沒有愧對誰。然而我男朋友也是輕易的就拋開那位紅粉知己,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像在欺騙自己,不過他告訴過我,他心裡知道他對她沒有愛,他只是想逃避我而已。(聽他這麼說)我還是有了一點勝利的喜悅,但其實我是輸的徹底吧。

「徘徊到繁華世界
才發現 你背影 平凡得特別」

當初覺得這首歌就是在講他們的故事,但現在覺得,應該是我跟他吧!兜了一圈到花花世界,才會發現那個在他身邊的人有多特別。 我覺得我有點自欺欺人,但是我寫下我的故事來面對自己了,我想這會幫我理出頭緒的。

謝謝有這個點歌的單元,在我覺得人生最低潮的時候,失業、失戀、差點被家人趕出去,覺得一團糟的時候,去了天后宮拜拜,看了無數星座運勢,只希望能有什麼給我一點點努力的方向,我知道我應該專注在自己身上,但是我還是需要有人拉我一把,不然我都快被這些糟糕的日子壓到喘不過氣,還好有這個單元讓我舒發,那些跟朋友也說不出口的事情。

肉肉(點播時間:2017 / 6 / 6 上午 1 : 11 : 16)

親愛的肉肉: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妳的故事,常說迷路原為看花開,有些人、有些事,總是要繞過一定的遠路,兜過某些圈子、浪費某些時間,才能看見原來自己一直尋找的東西,原來就在身邊。

在一個穩定而較為長期的三角關係當中,不論是元配或是第三者都有幾個典型的狀況(失戀花園團隊, 2017):

  1. 希望自己是劈腿者「比較愛」的那一個,所以不論是自我催眠或是自我說服,總是告訴自己:你看吧,他還是回過頭來找我了。會有一種你說的「我贏了」的心情。
  2. 可能會心軟、或者是一再相信對方「我已經改了」的話,畢竟對方在「做錯事」之後,也真的會有一段比較安定的時期。
  3. 可能有看到這個關係裡面一種「重複出現」的模式,但是卻沒有勇氣做出改變。

但我覺得你很棒的是,當你寫下這首點歌、寫下你的故事,其實你也是在重新整理你自己對這段關係的看法。你說,當他繞了一圈花花世界之後,才發現身邊的你有多特別,我覺得這是很好的發現,不過我更想要問的是:

那妳呢?

在他劈腿紅粉知己、處理完那段劈腿關係、回過頭來好好的照顧妳、約了外送茶妹、一直到今天 2 個人即將要最後一次的見面,在這一圈又一圈的過程當中,妳對自己的感覺是什麼呢?如果拉到一個攝影機的觀點觀看「這群人」在做的事情,妳怎麼看待這段關係中的「肉肉」她在做什麼?(推薦閱讀:【關係日記】《千禧曼波》的黑市感情:愛情不是努力了就可以

是什麼讓她,可以忍耐一個伴侶與 10 年的紅粉知己往來、經常吵架、總是一樣吵不會避嫌的議題,因為他的分不開又心軟,而持續這段時間的關係呢?對方打中了肉肉心中的一些「什麼」,讓她曾經選擇原諒他?又是什麼讓她最後決定好好的跟這段關係告別?

心理學 OK 繃

「我們真正要做的並不是告訴他如何和對方溝通和互動,而是讓他看見,是什麼讓他在這整個系統當中受苦。」一個老師跟我說,尤其當我們在和關係當中不斷受到欺負、或者是權力比較低的當事人工作的時候,更要意識到這個環境當中不同的人對他的影響(例如劈腿的男友、第三者、茶妹、以及拱他的朋友⋯⋯)(Goodman et al., 2004; Lee, 2007)。

當然,有些時候結構的壓迫、長期累積的價值觀,外在信念系統可能並不是短時間可以改變(例如,有些男性長期被灌輸約炮、找茶是天經地義的、「只要是男人本來就很愛玩」等等的想法)(Bronfenbrenner, 1986),不過第一件可以做的事情,是畫出「自己」和「身邊的人」之間的關係圖,看看自己的位置在哪裡(想像電影或小說的人物關係圖)。

像這樣:

要畫出這樣的圖,具體來說可以有下面的步驟(這張圖是我根據文字的理解所畫的,你可能會畫的不太一樣,但是以你畫的為準):

  1. 人物:畫出 2 個人之間有哪些關鍵的人物
  2. 連結:用線條表示 2 個人之間的連結,實線表示還有連結,實現中間劃一條線切斷表示已經沒有連結,虛線表示兩個人之間的連結比較薄弱
  3. 互動方式:在線的上方和下方發出不同對象是如何看待和對方的關係,例如你和男友的關係——他對你的方式是一直說很愛你,卻又一直傷害你;你對他是時常吵架,卻又心軟。
  4. 想說的話:可以的話,也可以在這些人物的上面加入對話框,寫下他可能會說的台詞和話語。

最後,這圖可以是「有時間線」的,也就是說,你可以畫好幾張,包括在他劈腿前、劈腿後、和紅粉知己結束關係後、甚至 2 個人現在分手了以後的互動方式。你可以把這三四張紙(用便利貼畫比較方便)排列在桌上,然後站起來端詳看看這一段時間的改變,是不是有發現什麼?

有的人會發現自己總是在重複某一種模式,或者是看到原來目前自己的受苦,並不是因為自己的問題,而是因為其他人的對待;也有一些人會發現不同的角色,都有他們的苦衷。(推薦閱讀:給自己的一封分手信:悲傷是給感情最後的紀念

還有一些人會發現,或許從頭到尾劈腿者都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但即使在不了解「他為何這樣做」的情況下,還是可以選擇「是否要繼續被他影響」。

「當沒有辦法立刻決定做點什麼的時候,光是看到不同的人是如何的影響你,這樣的看見,就會讓你覺得更有力量。」

很多時候,我們在關係中不斷複製的無力感,是來自於自己怎麼做都無法改變太多現狀,但有些時候,我們可以對自己稍微「鬆開」一些,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得自己,自己都得負起全部的責任。

當你不再去試圖為對方想解釋、不再需要去想「為什麼他嘴巴上說愛我卻還是一直傷害我」的問題,看清楚那是他自己的議題和責任,就像你說的把焦點放回自己身上,你也可以更自在地做出一些決定。

「繞過了城外邊界 還是沒告別
愛錯過了太久反而錯得完美無缺
幸福兜了一個圈」

有時候兜圈子並不是一種浪費時間,當你能夠知道自己為何在兜圈子,或者享受這個兜圈子的過程,那些你遊走過的平凡花園,也會綻放屬於你的特別。

延伸閱讀

Bronfenbrenner, U. (1986). Ecology of the family as a context for human development: Research perspectives.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22(6), 723.

Goodman, L. A., Liang, B., Helms, J. E., Latta, R. E., Sparks, E., & Weintraub, S. R. (2004). Training counseling psychologists as social justice agents feminist and multicultural principles in action. The Counseling Psychologist, 32(6), 793-836.

Lee, C. C. (2007). Counseling for Social Justice. NY: 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

失戀花園團隊. (2017). 三角關係完全手冊(電子書). Retrieved from 失戀花園 website: http://ppt.cc/02sQv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