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為你點歌】你需要的不是等待,而是把自己愛回來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為你點歌】你需要的不是等待,而是把自己愛回來



【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失去愛的時候,別讓被遺棄的想像壟罩你,親愛的,你永遠擁有自己,能把自己好好愛回去。

親愛的海苔熊:

我可以很確定的說,他是我第一個愛的人,因為他我才知道什麼是愛,不管遇到甚麼事,不會改變希望他好的心情。

認識他之後,我篤定的走向文學和藝術,因為他是我心中最美好的存在,我仰慕著他的自由奔放和藝術家氣息,喜愛他的敏銳和多愁善感,我想到這世界有他就很快樂,想一步步走向他。

近一年以來我的身心狀況很糟,遇到他,我把快樂和希望寄託在他身上。那一個月的回憶是我心中最溫暖的部分。我討厭對他的寄託,討厭活在自己編導的悲劇裡,多麼愚蠢又自以為是,有夠不堪。我失控的不得了,甚至還擔心我的意念太重,會冥冥之中影響他之類的。

寫到這裡,一個陌生的號碼打電話來,我數了四秒,接通後眼淚直掉,我真的好想他,想知道他好不好。

我們兩個很契合,不用言語也能彼此會意,我們有許多共鳴點,喜愛的東西也差不多。而他消失了,我一直在想為什麼。

想不透的是最高端的凌遲。

我心痛的具體。我是一個喪婦,我還在等,我抱著希望還不肯放下。

等待也是最高端的凌遲。

我都佩服起我的耐力和毅力,如果真如統計數字上說的最慢一年可以走出來,我想這段時間的訓練會讓我跳等不少(熊按:瞬間增加等級與經驗值?)。

最後,許願他能安好,許願他能少一些悲哀,許願他能永遠自在逍遙的,世界永遠不會帶走他。(推薦閱讀:【為你點歌】真正的告別,是讓離開的人住進心底

「我還踮著腳思念,
我還任記憶盤旋,
我還閉著眼流淚,
我還裝作無所謂。
我好想你,好想你,
卻欺騙自己。」

我想跟他說的,只有我好想你,其他的我只想聽他說話,在他的身邊。我不知道⋯⋯我沒有信心,抱有希望吧,所以不願面對現實。

by 黑簑衣(點播時間:2017 / 7 / 10 下午 1 : 45 : 46)

親愛的黑簑衣: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很喜歡你說的那句話「等待是最高端的凌遲」,我相信很多文章的讀者也被你「一秒同理」到了!

「對等候的人來說,『暫時』這字眼是沒辦法衡量長度的」——村上春樹(1993)《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

你說,他「改變」了你很多,文學、藝術、多愁善感,但我的感覺是,或許這些特質本來就埋藏在你心中,而他就像是你的米開朗基羅,和他相處的過程當中,一點一滴地把那最美好的你給淬鍊、雕刻與喚醒(Drigotas,2002Drigotas、Rusbult、Wieselquist與Whitton,1999)。

然而,在這段感情當中你也面臨了許多內心的矛盾:

「我把快樂和希望寄託在他身上⋯⋯,我討厭對他的寄託」「我們兩個很契合,不用言語也能彼此會意⋯⋯而他消失了,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我沒有信心,抱有希望吧,所以不願面對現實」《分手心理學 CH1:離開的 100 種方法》,發現「人間蒸發」也是一種方式(根據 Baxter(1984)的分類,有 8 種,如下圖)。(推薦閱讀:分手以後,不用強迫自己不再想念

他的離開之所以讓你心裏有許多殘渣留下來,一部分的原因是「沒說清楚就走了」,整體來說,這種人間蒸發的分手方式,比其直接說的方式,讓人在心理面留下更多無限的想像與惆悵,因為我們心裡可能會不由自主地一直去追尋原因( Account-Making)(Sorenson、Russell、Harkness與Harvey,1993):

「如果我們如此心靈相通,為何你一句話都不說就走了?」

「如果他是你心中最美好的存在,為什麼就這樣把你丟下了?」

「如果……為什麼我們之間,已經沒有如果了?」

你說:「他消失了,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我倒是覺得,除了「原因追尋」之外,也可以趁這個機會好好地陪伴自己,陪伴那個「習慣自己編導悲劇」、「總是擔心很多」、「過度寄託和依賴」的自己(推薦你這本書,吳姵瑩(2017)做自己最好的陪伴:找回安全感,讓你內在小孩不害怕、不寂寞的療癒五堂課》)。

因為一直以來困住我們的並不是他的在與不在,而是我們總是在他不在的時候,被心裏面巨大的空虛與失落所襲擊。(推薦閱讀:【單身日記】被愛之前,先愛好了自己

受傷的人,往往活在一種「想像的遺棄裏」(尤其是情緒、身心狀況不穩定的時候)(Braiker,2017),走出「被遺棄」的悲傷有兩個很重要的步驟:

1. 認識到沒有人是「萬能」的,沒有人能夠永遠的陪伴你,永遠當你的寄託——除了你自己。

2. 願意嘗試和自己的不安共處,因為,只有你不會離開你自己,只有你可以給自己一生的陪伴。但如果連你都不願接納這個害怕的自己,那就真的走向孤絕的盡頭了(引自:《不能不去愛的兩件事》和「不安」與「寂寞」做朋友)。

或許,一直以來你所等待的並不是他的「回來」,而是在他無預警地蒸發、消失之後,心裡面有關他的回憶與影像,能用某一種形式沈澱下來。

延伸閱讀

Baxter, L. A. (1984)。 Trajectories of relationship disengagement。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1),頁 29-48。

Braiker, H.(2017)。看穿無形的心理操縱術:拿回你的人生主導權(Who’s Pulling Your Strings?: How to Break the Cycle of Manipulation and Regain Control of Your Life)(林又千譯)。台北:天下文化。

Drigotas, S. M. (2002)。 The Michelangelo phenomenon and personal well-being[Article]。Journal of Personality, 70(1),頁 59-77。

Drigotas, S. M.、Rusbult, C. E.、Wieselquist, J.、Whitton, S. W. (1999)。 Close farmer as sculptor of the ideal self: Behavioral affirmation and the Michelangelo phenomenon[Article]。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7(2),頁 293-323。

Sorenson, K. A.、Russell, S. M.、Harkness, D. J.、Harvey, J. H. (1993)。 Account-Making, Confiding, And Coping With The Ending Of A Close Relationship[Article]。Journal of Social Behavior and Personality, 8(1),頁 73-86。

吳姵瑩(2017)。做自己最好的陪伴:找回安全感,讓你內在小孩不害怕、不寂寞的療癒五堂課。台北:遠流出版。

村上春樹(1993)。國境之南‧太陽之西(賴明珠譯)。台北:時報。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