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為你點歌】只要你來,過去的傷都有了意義

2017年7月5日 星期三

【為你點歌】只要你來,過去的傷都有了意義



【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有種愛戀是,生命與你相遇因而有了意義,過去的好與不好,只為遇見一個你。

親愛的海苔熊:

曾經我跌倒過,以為那段愛情是完全被寵愛的。後來才知道自己其實是小四,不是小三。再更糟一點,排在小四後面。

這樣子撐了一年以後遇上了一個,戴著眼鏡,很愛笑,有禮又很體貼的他。一開始,只是純粹的朋友,覺得他辛苦,在一個階段勇敢的轉跑道是很辛苦的。所以為他做了一本快樂回憶錄。(推薦閱讀:《我就要你好好的》:遇見你之後,我才成為現在的我

希望他快樂,因為如此開啟了我們在一起的開始。

這是他送我的第一首歌,他對著我唱:

「我要不斷的愛你  不斷拼湊了自己
生命中所有好不好的過去
彷彿都在等我遇見你」

那個瞬間,在受傷狀態裡的自己,慢慢得到平靜回復,我開始走出來。他也很快樂,因為有我的日子這麼開心。但是相處下來的我們倆其實蘊藏許多問題也開始浮現,我家裡的狀況、他需要為轉換跑道這件事更努力等等。

不知道怎麼地,我們淡到比朋友再親密一點點。現在的我決定鼓起勇氣把這些不快樂都告訴他,當然,我們或許已經發現了,彼此不適合。

現在,再聽著這首歌,會想起他認真唱歌,那個神情,會想起這首歌詞的內容。我會記得曾有個人在那個當下很認真唱歌,真的覺得我們的相遇是有道理的。即便結束了,都要記得留下美好的曾經。祝福他也祝福自己,有勇氣受傷在一段感情裡,仍然有勇氣再接受卻又再跌倒。(推薦閱讀:不是不相信愛情,是從來沒放棄過相信愛情

我可能要再戒這段愛情一段時間,但是我相信我仍然記得那句話:

「生命中所有好不好的過去
彷彿都在等我遇見你]

謝謝你的文字,讓我反覆思考一直的想:我應該怎麼面對又是一個需要面臨的結果,有時候我很迷惑時,你的文字讓我先停下來,想一想再想一想,直到提起勇氣面對處理⋯⋯

by 美美(2016 / 6 / 6 上午 8 : 57 : 54)

親愛的美美:

「我要不斷的愛你,不斷拼湊了自己,生命中所有好不好的過去,彷彿都在等我遇見你」

這個是一個離開前一段感情之後,進入下一段關係,一方面是療傷,另外方面也漸漸的在面對過去不好的自己的故事,我很高興能夠看到文字裏的你,隨著時間,慢慢長出自己,也慢慢長大。

「我會記得曾有個人在那個當下很認真唱歌,真的覺得我們的相遇是有道理的」你說,可見那時他做的這件事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

你一開始描述兩個人關係與關係的改變,接下來做出了一些行動和決定,而在過程當中,兩個人的連結也有了一些改變。除了你和劈腿者之間的連結改變,我們也發現,「你和自己」的關係也有了一些改變,包含他連結過往對方唱歌給他聽的那個畫面、他連結過去失戀的時候的自己等等。(推薦閱讀:【為你點歌】致劈腿者:你逃避的問題,會是下段感情的課題

這個文本的簡化大概可以分成兩個部分,在前段大多談到你與他的關係,在這段關係當中的想要、行動、與情緒,後半段則有你對於這段關係的看法,以及回首過往的一些認知改變與不便,例如那句重複很多次的歌詞:「生命中所有好不好的過去」、「仿佛都在等我遇見你」,正說出你心裡面的 OS。

當我們分成「表象世界」與「裏世界」仔細去看你在段關係中的處境,可以看出一些重要的端倪(盧怡任 & 劉淑慧, 2013, 2014, 2015)。

表世界:邁向發聲之路

「希望他快樂,因為如此開啟了我們在一起的開始」。

「現在的我決定鼓起勇氣把這些不快樂都告訴他,當然,我們或許已經發現了,彼此不適合」。

在你的「表世界」(眼睛可看到的世界)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是一個「邁向發聲之路」(鄭琬蓉, 2006)的故事,從上一段感情當中苦撐之後的創傷,到這段感情中的「只希望對方快樂」,到漸漸的願意把自己的感受告訴對方,最後退回友達以上,回來面對自身與家裡面的議題。只是,在這樣的「表象」之下,你心裏還是殘留有一些矛盾。

「祝福他也祝福自己,有勇氣受傷在一段感情裡,仍然有勇氣再接受卻又再跌倒」。

裏世界:矛盾的兩個我

「我可能要再戒這段愛情一段時間」

而當我們把鏡頭切換到裏世界,就會發現你站在現在的時間點回首這段經歷,還是有許多的矛盾。你在感情中經歷了兩次跌倒,一方面(理想我)祝福彼此希望有勇氣「再跌倒」,但又跟自己說可能會「戒這段感情一段時間」(現實我),一種可能是他還不知道要如何去連結兩人「當前的關係」(這段感情),另外一種可能是目前的他還沒有勇氣與其他人建立感情(其他段感情),所以雖然希望自己有勇氣跌倒,但「目前」只能「戒」一段時間。(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明明想愛你,卻又推開你的矛盾依戀者

我常常覺得,矛盾的苦是來自於「差距」

當你的理想狀態與現實之間有了差距,這差距形成的斷裂,變成你不可言說的痛苦,一方面要承擔外在的壓力,另外一方面又害怕說了什麼都沒有了,於是只好透過壓扁自己的需求,來維繫關係;但是當你現在的時間點,重新回顧這段關係的時候,又會覺得自己相當辛苦,於是透過書寫和歌曲,來舒展被壓扁的自己,在歌詞當中顯現自己真實的需求。

或許,就像歌詞說的「生命中所有好不好的過去,彷彿都在等我遇見你」,不求永遠美好,只求在最美好的時刻,翩然相遇見。
然後記住這份遇見,讓它成為繼續前進的一條引線。

延伸閱讀

鄭琬蓉. (2006). 邁向發聲之路:華人上下關係中忍的歷程與自我之轉化. (碩士), 臺灣大學, 台灣. Retrieved from http://ndltd.ncl.edu.tw/cgi-bin/gs32/gsweb.cgi/login?o=dnclcdr&s=id=%22094NTU05071074%22.&searchmode=basic 

盧怡任, & 劉淑慧. (2013). 受苦經驗之存在現象學研究:兼論諮商與心理治療的理論視野. [An Existential-Phenomenological Inquiry on Suffering: A Discussion on the Theoretical Perspectives of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 中華輔導與諮商學報(37), 177-207.

盧怡任, & 劉淑慧. (2014). 受苦轉變經驗之存在現象學探究:存在現象學和諮商與心理治療理論的對話. [An Existential-Phenomenological Study on the Transitional Experience of Suffering: Dialogues between Existential Phenomenology and Theories of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 教育心理學報, 45(3), 413-433. doi: 10.6251/bep.20130711.2

盧怡任, & 劉淑慧. (2015). 處境結構分析:藉由語義學分析與反思抵達存有學理解. 教育與心理研究期刊, 38(2), 31-57.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