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香港女生的台灣環島:一個人旅行,像第一次認識自己

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香港女生的台灣環島:一個人旅行,像第一次認識自己



香港女孩的一趟台灣環島之旅,感到悵然若失的時候,把自己放進更廣袤的迷途裡,讓土地的開闊渺小你的煩憂,讓旅程的際遇拓展你的視野。

第一次到台灣環島,是在考完第一次公開試後。那年 17 歳,是第一次跟朋友去旅行,亦是我第一次離家那麼久(雖然只有 10 天)。不過經歷完這 10 天後,我萬萬沒有想過,相隔 6 年後,居然還會再一次環島。記得數年前在西班牙爬了兩個星期山,走過了聖雅各之旅的半段路(從雷昂到聖地牙哥),途中認識了一個台灣女生,當時我們說好了回到亞洲後要一起到台灣環島。這個想法雖然一直掛在心上,但就是因為找不到空檔,所以就一直擱在那。2 年前的夏天,我進入了三失的日子(失戀、剛畢業亦剛完了兼職合約),突然有點迷失。於是,便借這空檔買機票到台灣環島,試圖逃避香港的不愉快。


(我這趟旅程的親密戰友)

因為不知每天可踩多少公里,所以我是每踩到一個地方才找旅館。由台北岀發,順時針踩到高雄。途中遇到了很多好人,有的為我打氣;有的則怕我危險,在前一天告訴我怎樣踩最好。起初很想靠自己雙腿走遍整個台灣,但後來因太多人說蘇花公路危險,所以那一段我就搭火車火車算了。那刻我知道不應因逞強而勉強自己,不顧安危。

路上遇到其他車友時,大家就滔滔不絕的聊起來,讓我暫時忘卻心裡煩憂。不過除了車友,每日其實都遇到各式各樣的人,從南到北,無所不談。有一晚,我遇到一位年紀比我小的女生,她曾在旅遊時患上了登革熱,差點喪命。然後我們就從登革熱的病理到人生觀,一直聊到夜深。我這才知道自己的視野是多陝窄。不是要比較彼此的痛楚,而是發現自己一直在受保護中的環境長大,很容易把傷痛放得太大。(推薦閱讀:印度之旅教我的事:別讓恐懼絆住你的夢想

又記得有一天,我因剎車而不慎扭到腳,清脆的『啪』一聲在耳邊響起 。但可能因那時剛失戀,身體彷彿失去知覺,完全不覺痛。只是晚上跟友人聊起時,友人叮囑我一定要去看醫生,我才勉強去找一個國術師看看腳踝。國術師雖說問題不大,但幸好及時處理,要不日後一定要花很久才能復原。聽到後其實我都有對自己生悶氣,竟然因為一個人而忽略了自己,對自己的身體視而不顧。可幸有朋友的提醒,我的腳才可那麼快就康復,這亦令我發現,沒了男朋友又怎樣,至少我有愛我的朋友陪伴我渡過這艱難的時間。(推薦閱讀:給20歲的一封情書:你永遠無法說服他人愛你,但你擁有自己

 
其實左腳踵了一大塊,但當時就是覺得不痛,不想去看醫生。

環島前因為沒有做很多鍛練,所以我不像正常的單車手般一天可以踩 4、50 公里。每天 30 公里我已經累垮了,不過因為這個旅程,我對自己我認識多了,亦知道不必跟其他人比較,順著身體走就好。在那一個禮拜,我知道自己一天踩多久就會累,知道自己原來沒有想像中那麼喜愛陽光,每天見到自己又黑了一點時都覺得有點崩潰。對自己的認識不止於身體上的基本需要,還有心靈上的認識。每天踩單車時都會很專心的看馬路,生怕一不留神就會撞車。專注久了,心中的煩事不知為何就疏離多了。晚上我都會花點時間凝視自己,跟自己的心說話,了解自己的優點缺點、喜惡恐懼,好像這輩子第一次認識自己一樣。

這次去台灣是在雨傘運動後,那時正值雨傘運動後抑鬱時期,覺得在街上睡了那麼久但還是甚麼也沒有做到,無力感重得很,有一種想要放棄的感覺。幸好這個旅程讓我得到了很多意外收獲。在嘉義時,我遇見了救舊嘉義公所推動聯盟,看到他們如何抗爭,發現原來抗爭不止一個面向:和身邊的人溝通,讓居民知道正在發生甚麼事是很重要的。當我在江山藝改所住的時候,看到他們桌上的報紙。報紙上報的是花蓮太魯閣亞洲水泥開採的新聞,報導「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在 20 年間成功爭取到部分土地使用權,讓族人可以取回屬於自己的權益。(推薦閱讀:【紀錄片】看見台灣:不是鬼島是值得守護的寶島

這個報導對我來說是影響了我日後的政治態度,因為我發現原來只要努力不懈,總會有成功的一天。若非靠自救會鍥而不捨的努力,一定不會有成功的結果。這讓我知道,多灰心也好,一定要繼續努力,這才會有成功的一天。(後來今年我在新聞看到了亞泥案的最新進展,才發現事情沒有完結得那麼容易。不過這是後話了。)

雖然旅程中遇到颱風,又因為季候風風向改變而令環島之旅變得難行,由單車環島變成火車環島,但不經不覺原來我也用單車踩過半個台灣。有些事情原以為自己會做不到,但嘗試後才知道原來自己也有這個能力。因為這個旅程,讓我知道自己沒有想像中的弱,為剛失戀的我重新建立自信。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