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母親的情緒勒索:每個孩子在成長時,都需要斷開臍帶

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母親的情緒勒索:每個孩子在成長時,都需要斷開臍帶



節錄海苔熊直播內容,深談母親的控制慾與性別刻板印象的傳遞,理解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背後成因,從以愛為名的箝制裡解套。

母親節快到了,你會送什麼禮物給媽媽?你知道你送的禮物,很可能代表你對「母親」的想法嗎?

大部分的人選擇送媽媽想要的東西,也有不少人選擇送紅包(真的非常非常務實),不過有蠻多人覺得,不管送什麼,媽媽都覺得「不需要」、或者是無法符合媽媽的需求。例如,有人提到媽媽希望他可以出去工作,而不是待在家裡;有人認為,自己的成就就是媽媽最大的幸福,不過,難道這裡沒有一點點控制的意味嗎?

「其實,如果你看幾年前的母親節廣告,你會發現所謂的『寵愛媽咪』母親節禮物,往往是烘碗機、掃地機、電動拖把等等。剛剛有人提到,母親節的時候大家一起出去吃飯,讓媽媽可以休息『一餐』。不過大家沒有想到的是,在我們送這些禮物的時候,是不是預設了媽媽在家裡面『應該』要做的事情?我們送的真的是禮物嗎?還是只是讓他完成更多家庭工作的工具而已?」Evita 說。(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月薪嬌妻,家務工作這麼累為何沒錢拿?

「是啊,不過最近幾年母親節廣告有比較好了,你看看在大家的回應當中,按摩椅、和媽媽一起吃頓飯、送紅包等等的答案也出現了。只是,又不少人提到,媽媽似乎要的不是這些。我們的文化裡面,好像常常是母憑子貴,媽媽常常會以孩子有沒有上好的大學、做好的工作、賺很多錢、結婚生子,作為自己真身的成績單等等。可是,如果我們真的不想要被母親控制,那該怎麼辦?」我說。

母親的控制慾來自於哪裡

其實說穿了,一個母親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價值沒有被看見,尤其是長期以來,家庭的價值不被重視的情況下,母親往往需要外人的眼光來當作成績單及格的保障。畢竟,無論他做了多少家事,都不會被稱讚和鼓勵,那麼只有在「孩子上好的大學」、「女兒嫁了一個有錢人家」、「考試考第一名」等等這些名相,才能讓媽媽覺得自己這個角色是及格的。

「問題是,媽媽要求我的方式,並不是我想要的方式,那該怎麼辦?」我問 Evita 。

「那麼,你可能要讓媽媽知道、了解那是他關心你的方式,但你沒有一定要按照他的方式去做。你有你愛他的方式,他也有他愛你的方式,當這兩個方式不一樣的時候,可以用一些方式溝通,或者是,如果還沒有辦法找到平衡點,那麼就要堅持你的選擇,並且承擔這個選擇本來就會遭遇的痛苦。」Evita 說,畢竟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幸福快樂永久的事情,人生本來就是起起伏伏的,重要的是你是不是朝你所想像的方向前進。(推薦閱讀:【日本文化觀察】有毒母親,親職的情緒勒索

從母親的控制當中解套

在父權體制的脈絡下,女性的價值,或者是媽媽在生命當中的價值,並不容易被看見。換句話說,其實媽媽是很怕被遺棄的,很怕旁人的眼光。他之所以會這麼在意別人怎麼想,是因為他「得」靠其他人來打分數。不過,要跳脫這個困境其實很簡單,有一個更重要的、打分數的人,就是你——對母親來講最好的禮物,就是他的孩子能夠愛他。你給的分數是最重要的,所以跟媽媽說你愛他,就是最棒的秘密武器。可能一次他聽不懂、兩次他閃躲逃跑、三次他覺得你很噁心,但只要持續不斷的做,他就真的能夠慢慢感覺到,你是愛他的。你很愛他,但並不代表你得接受他愛你的方式、關心和控制你的方式。

「你想的這麼簡單,但做起來超級難啊!媽媽可能會跟你說,我生了一個女兒這樣糟蹋我,年紀大罷了也不趕快結婚,是要讓我沒有孫子可以抱嗎?或許對你來說,結婚並不是你人生的規劃,更不用說生小孩了,但媽媽講這些話的時候,你不會覺得心疼嗎?不會為了媽媽而做出一些犧牲嗎?」我說,我突然想起葉光輝老師的雙元孝道理論,如果你是真心願意為家人犧牲,其實對你來說心理適應也是好的——無奈的是,對於一部分的人,他們其實沒有辦法真的按照父母的方式去做,並不是因為他們不孝順,而是父母的要求實在是和他們的理想差太遠了,可是同時他們心裡都會有一種罪惡感是:我怎麼那麼不孝、為什麼不能夠像別人一樣,讓爸媽開心就好?(推薦閱讀:《母親這種病》:別讓對父母愛的執著,成為痛苦來源

「我分享我的例子好了。我媽常常會說為什麼不結婚,可是我都會說,雖然我們結婚,但我不就是用好好唸書、賺錢,來回饋你嗎?我常常帶她去吃好吃的,然後他每次都會一直說嘴唸我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可是有趣的是,他往往轉身就和鄰居說嘴,說他有一個女兒都帶她去吃很好吃的東西。有些時候這些家長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們當然感覺到你對他的愛,只是他們不見得會真的說出來,當子女的要有能力自己去解讀這些東西,不然真的會一天到晚被傷到。」Evita 說。

直播結束後,我們發現了一個事情,我們似乎有一種「責備文化」,我們相信滿招損,謙受益,所以當你賺到了錢、讀到比較高的學歷、家人可能還是不會有好話或好臉色,因為他們相信你可以更好,所以用一些負面的語言來「鞭策」你,所以這個時候,你要懂得自我翻譯,可能他們的一個小動作,或是一個不經意的微笑,就是他們「收」了你對他們的好。(推薦閱讀:一個好的讚美,不需要「比較級」

重男輕女的代間傳遞

「另外一個嚴重的問題是,為什麼那麼多母親想當年是被重男輕女壓迫的而長大,在他們自己當了媽媽或者是婆婆之後,反而去壓迫他們下面的小媳婦或小女兒們?難道他們不知道當年自己有多痛苦嗎?」

「這個就要從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講起了。我們發現那些被綁匪長期囚禁的人質,在被釋放之後,出庭的時候可能還會幫綁匪講話,大家都覺得很疑惑,明明是長期虐待他的人,為什麼還要幫忙講話?其實,你可以想像他在被囚禁的時候,那個高度壓力的情況下要求生存,勢必得說出一些違背良心的話例如『你們放了我吧,我知道你們也是不得已才會綁架我的』、『你放心如果被釋放之後,我一定會讓法官好好的說,不會讓你們被判刑的』,在長期進入這個角色的情況下,可能等到被釋放以後,他已經無法再演別的劇本了,所以會遵循著先前的模式,繼續幫綁匪說話。」(推薦閱讀:傷害、控制、戀愛?「浪漫化」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讓我們把鏡頭拉回棚內,被綁架可能是幾天、甚至幾個月的事情而已,但你可以想像我們被重男輕女這個價值綁架的時間有多久?當一個母親或婆婆在這樣的壓力下活了 10 年 20 年甚至一輩子,他可能不知不覺的就認同和內化了這個價值,並且用同樣的形式,來對待下一代。其中一個原因是,他認為自己是靠這樣活過來的,所以這個對下一代的女人們來說也是『好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他已經好不容易爬上了這個位子,怎麼能夠那麼容易就放下自己的權力呢?」Evita 說語畢,有人在下面留言,換了一個屁股就換了一個腦袋,哈哈哈哈哈。

那麼,既然知道這個現象有點類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那有什麼破解方法呢?

「其實最重要的就是出戲。嘗試用各種方式,讓她看電影、看新聞(當然事後要討論),或者是直接把人帶出門(當然帶到哪裡也是要選擇的),讓那些仍被父權宰制的長輩們可以發現,這個世界已經開始不一樣了,他們不需要繼續擁抱父權觀點也能夠好好的生存在這個社會上,甚至能生活得更好。不過這當然是需要耐心的事情,舉我自己的例子,我媽媽也曾經跟我說:『栽培你念這麼多書,反而讓你都不聽話了?』,我的回應是:『對啊!你看,所以你以前都覺得小孩只要好好念書就會聽話這件事情好像是錯的耶!』然後如果媽媽可以繼續討論就陪他討論,如果快要爆氣就趕快轉移話題,重點是讓他們可以開始發現世界跟他們想的不一樣了,但是不要一下子就要塞給他那些她還沒有辦法想像的世界的樣子,讓他自己慢慢去發現新世界的樣貌,他才有辦法真的融入,所以真的是要打持久戰啊!」Evita 說。

總結

整體來說,今天的節目整理下面三個重點給大家:

1. 面對過度控制的母愛,你要勇敢的說出自己的選擇,也讓母親知道,那不是你可以接受的方式。

2. 生命本來就沒有全部幸福快樂的,當你做出一個選擇的時候,也必須承擔他可能的痛苦(例如不按照他的方式去做,你就得承擔他的碎碎念)。

3. 重新定義家庭的價值。對他來說,可能旁人的聲音是很重要的,但更重要的其實是你的聲音。當他了解你是真的很愛他的時候,也會慢慢地改變內在給自己打分數的那個標準。因為你是他重要的人。

這個節目的起源,是有許多女人掙扎於不知如何兼顧家庭與工作,然而我們並沒有打算對「如何兼顧」提出解決方式,因為要求女人要兼顧兩者是不公平的,我們更希望做的是,提醒女人們,你們不是自己孤零零的在支撐一個家,這個家裡還有其他人,特別是伴侶,他也要為這個家有貢獻。同時,在被抱以兼顧的期待時,即便為了要維持家庭和諧而選擇不正面衝突,也要在心裡能夠自己告訴自己:「這不是我需要回應的期待,沒有達到這樣的要求不是我的錯,我已經付出我能力的極限了。」永遠不要因為沒能符合父權的要求而責備自己。(推薦閱讀:女人不是孵蛋器!從恆河猴實驗反思「母愛內建」的刻板印象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最終我們這個節目,雖然中間起起伏伏遇到了非常多的波折,明明只有四個星期,卻橫跨了三個月(我對不起大家跪),也希望這系列的影片和文章,能夠陪伴更多想對女性主義有多一點了解的朋友,也歡迎分享給其他你的朋友們,讓他們「開天眼」——不過,千萬要小心,因為開了以後就回不去了喔哈哈哈哈!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