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囧星人專文】我也曾經是性別盲,但學會道歉是理解的第一步

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囧星人專文】我也曾經是性別盲,但學會道歉是理解的第一步



我們都可能曾是性別盲,囧星人的自我告白,學會尊重與體諒是接觸性別後學會的成長。

文|囧星人 出處:《囧星人的人生百想妙答》

以前的我愚蠢又幼稚,總會無意識說了些話傷害到人,但在意識到他們的感受,試著去了解後發現,這真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性向、性別認同、性別氣質⋯⋯

LGBT 指的就是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雙性戀(BISEXUAL)、跨性別(TRANSGENDER)。發影片聊自己的 LGBT 朋友,活像出櫃一樣。不過請放心,今天只是想跟各位分享幾個故事。(推薦閱讀:專訪吳伊婷:「跨性別」的政治正確,不代表歧視消失

無知混蛋的蠢蛋回答

第一個故事,我成長於基督徒家庭,從小上教會。講真的,我對聖經還挺熟的,家長的教育也都很傳統保守。所以我從小就認為,同性戀是病。我想大多數人的父母可能也是這樣教的。我高中時的好朋友總是開玩笑說喜歡我,起碼我一直以為她是開玩笑。直到有一天,她很認真地跟我說:「我沒有開玩笑,我是真的喜歡妳。」

而當時的我就是無知的混蛋,所以我這樣回答她:「妳是變態嗎?妳也想把我變成變態嗎?不要再開這種玩笑了。」

當時,我的朋友臉上出現一種我從來沒有見過的表情。她愣了好幾秒鐘,然後笑著跟我說:「對,我是在開玩笑。好大的一個玩笑。我再也不會跟妳開這種玩笑了。」然後她就走了。我們還是跟平時一樣,可是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圖片|來源

過幾天後,我問她:「妳那時候不是在開玩笑吧?」

「沒有啊,我就是在開玩笑啊。」

「OK,那我就當沒這回事了。」

但是我心裡有點介意、有點不舒服,加上我是個無知的混蛋,所以過不久,班上的男生說要跟我交往,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這件事我的好朋友當然看在眼裡,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應該不太好受吧。

畢業前,她跑來問我:「哎,妳要考哪所大學啊?」

「我?我應該會去北京吧!」

「喔,那我也去北京。」

然後她努力翻著那本大學名錄的小冊子,挑了一所北京的學校。結果我沒去北京,去了上海。而她就一個人去了北京。我知道我很混帳,已經在反省了。

第二個故事,上了大學以後我又交了一個男朋友。第二個男朋友,他很特別,講話輕聲細語,很在意外表,不喜歡讓自己滿身汗地運動。他一直跟我說:他想做個女生、他想要穿女裝,做個斯文可愛的女生。(推薦閱讀:為什麼我們愛《丹麥女孩》,卻不愛身邊的跨性別?

我對他說:「等等,你把我當什麼了?」

他馬上解釋:「不,妳別誤解,我很喜歡妳。」

我跟他說:「你喜歡女生,可是你又想當女生,所以你是想變性去跟同性搞同性戀?你是吃飽了撐著嗎?」他很嚴肅地跟我說:「我知道其他人很難理解,可是我內心想當什麼樣的人,跟我的性向本來就是分開的事。」

那時我畢竟還年輕,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覺得耐人尋味。那是我第一次察覺到一個人的性別氣質原來可以跟性向分開對待,家長不會跟我們談這些事,而學校不僅不會教,我讀的大學選修課甚至把這類傾向指為一種精神疾病。

有些事得說出來才能解脫

第三個故事發生在大二的時候,我高中時交往的男友,心血來潮跑來問我最近好不好,順便八卦八卦感情狀況。我們在 MSN 上聊著,他突然冷不防跟我說:「其實我是 GAY,我喜歡男人。」

當時我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喔,這樣啊!」

幾秒鐘後,他回我:「我開玩笑的啦!」

「開玩笑」,何等熟悉的「開玩笑」,怎麼大家都愛出櫃了又說開玩笑呢?我想起過去高中好友的表情,話都說到這分上,還能當沒聽到嗎?於是回他:「少來這套,你就承認吧!你是不是 GAY 關我屁事。」

又沉默了幾秒,他回答:「對,我是 GAY。」

「很好,我們還是朋友,謝謝你告訴我。」

後來他告訴我,他很謝謝我用這麼粗獷的態度逼他說出實話。他從未對人出櫃,性向雖然是私密的事,他覺得那是他很重要的部分,說不出口、無人能傾聽,就好像自己的真實面沒有被別人接受過。他總是覺得孤獨和哀傷,直到有一天能和某人分享祕密,才突然有解脫的感覺。

三個故事說完了,好幾年以後我才發現,以前的所作所為有多差勁。我高中的好朋友喜歡上同性,但是她又沒有做錯事,如果我當時知道她是認真的,我肯定不會用那麼難聽的話說她,因為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一定會接受她。(推薦閱讀:蔡康永談演藝圈出櫃的孤獨:「我得努力證明,我們並不是妖怪」


圖片|來源

我前男友的情況更加複雜。以前的我愚蠢又幼稚,所以我說了那些話傷到他們,但是因為他們是我的朋友,我意識到他們的感受,漸漸願意去了解他們這樣的人。隨著越來越了解,我也越來越發現,這真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性向、性別認同、性別氣質等等。如果你不去好好了解的話,真的很容易有一些自以為是的解讀。

進一步去想,我發現那些我不認識的同性戀者、跨性別者,我似乎也能夠漸漸地理解了,試圖去諒解朋友的第一步,往往是體諒弱勢族群的第一步。

如果你沒有機會接觸到這種朋友,我想聽聽別人的故事也許會有幫助。大多數 LGBT 人士把自己藏在櫃子裡,因為知道社會是如何看待他們的。他們隱藏這個祕密很苦悶,有時他們說出來跟你分享這個祕密,是因為他們信任你,希望從你這裡得到認同和救贖。

我們從小被灌輸了很多偏見,所以不能理解這樣那樣的事,好在當我們有機會與某些人發生連結的時候,會主動意識到過去一些不經意的、以為是理所當然的觀點,其實是偏頗的,會傷害到別人的,而這樣的傷害真的可以避免、真的可以再少一些。我想為我過去傷害過的人表示深深的歉意。

今天分享三個故事,希望你到時候不要跟我犯一樣的錯誤,不要讓他們退縮回去。因為你的支持,會成為他們的力量。

向前去諒解,是體諒的第一步。


《囧星人的人生百想妙答》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