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好萊塢的濫用權力性騷擾:兇手不只有一個韋恩斯坦

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好萊塢的濫用權力性騷擾:兇手不只有一個韋恩斯坦



從韋恩斯坦性騷擾事件,深談好萊塢公開的性騷擾秘密,權力的濫用導致許多的性暴力的發生。

文|賴郁棻

國際女孩日前夕,美國《紐約時報》率先披露好萊塢大牌製作人 Harvey Weinstein 的長年性侵醜聞,眾女星們一個個出面證實指控,情節從騷擾、性侵到威逼恐嚇,受害對象從幕後從業人員、執行助理到演藝人員,犯案時間最遠可追朔到數十年前,受害名單與他的成名作品一樣長。新聞引爆宛如找到線頭,後面整團糾結的線球被慢慢鬆脫解開,而每個結都是權勢與犯罪、隱忍與羞辱。

好萊塢公開的性騷擾秘密

醜聞發生在好萊塢,引人關注的除了指控的女星們不乏星光熠熠,打破受害者的弱者形象,還有性犯罪在任何領域,都可能存在,也都可能同樣被隱匿、被低調處理的事實。對比每年頒獎典禮時刻,影星們莫不在致詞時刻公開表達自己對各議題的重視或關注,對於政治人物的戲謔與嘲諷橋段也未曾減少,好萊塢作為最具代表性之一的電影圈,看似高舉進步價值,背後卻藏著人人皆知而無人敢說的醜惡犯罪。好萊塢偽善嗎?不,它再真實不過。(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好萊塢電影大亨性騷擾三十年?這不是私德問題,而是公共議題


圖片|來源

Weinstein 的惡行是圈內公開的秘密,幕前幕後眾人心知肚明,線上線下沒人敢於揭露;於是,數十年來此人活躍依舊而未曾反省,有家影業巨頭甚至以他為名。眾多報導內,我印象最深是這句:「麻煩終於找上韋恩斯坦的原因可能在於,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能呼風喚雨的大片製造者了。」(Trouble had finally found Mr. Weinstein because he was no longer the rainmaker and hitmaker he had once been.) 面對人脈廣闊的大牌製作人,一線影后隱忍,因為她們深怕影響合作;無名演員隱忍,因為她們擔憂因此失去角色。有些人為此轉業,有些人退居幕後,而這還都只是因名氣而得以公開說出自己遭遇的影星們。

鏡頭拉回場邊,戲劇化的醜聞也只是公開的現實,性罪犯可以是演員,代換成老師、醫生、律師、政治家與商人也都適用;類似劇碼能套用在各場域,同樣的濫權者,同樣無法被公開談論、處理的犯罪。Weinstein有名有權,人脈廣佈,性犯罪外也有過暴力行為,多年來卻靠著恐嚇與買通讓無數人噤聲,悲哀的是總要等風水轉走了,才有機會把這人拉下位,在此之前受傷的人大概已經無可計數。

面對這樣的濫權者與隱蔽文化,可能的對策便是尋找夥伴(allies)。一如裘莉透過郵件回覆記者,不愉快的經驗後她所能做的便是警告身邊人,小心這個大人物,跟他共事有相當風險,這樣的方法是如此熟悉。因為當確悉某些實情,卻暫無方法可確保對方不再藉勢犯罪,我,或身邊不少女性,所做的第一步也是如此:私下警告,私下提醒。慎防再有類似事件發生的同時,也讓其他潛在受害者明白,沒有人是孤單一人,當有人需要相關協助,能從哪裡尋得盟友與資源。(推薦閱讀:【性別觀察】500 startups 共同創辦人性騷擾:「我該錄用你,還是跟你上床」

性並非固著腳本,真正的問題在於濫用權力

性並非固著腳本,或許在某些可能裡,它確是得以扮演翻轉可能的工具,但那樣的前提是權力平等與無任何脅迫——問題從來不在性本身,問題在於濫用權力——而犯罪便是犯罪,違反他人意願本身便無辯駁空間,這不是要單一化任何敘事,而是當我們聆聽所有指控、澄清、當事雙方或多方版本時,都需謹記在心的。


圖片|來源


而在犯罪的腳本裡,往往害死人的兇手不是一個村民,兇手會被養大,無法忽略的是背後的養成環境與結構。或教育,或放縱,或從未有人阻止,任由對方明白可以跨線而不需付出代價,這些問題其來有自,我們又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加害者?第一,仰賴權勢進行犯罪,前提是對方能得到權勢,性犯罪的當事人即便身負才華,或具相當優秀的做事能力,都非開脫之詞:這些僅是無須有之的強調,而難道同領域找不出第二個能與之相媲之人?再來,正因人有「教化可能」,所以讓對方重回崗位、重新獲得權力的前提,我們需檢視的是,當事人是否明白自己做了什麼、或展現自己的懺悔與絕不再犯?

而在這些以前,仍然要記得,讓那人回歸那位子上,同時也是狠狠搧了受害人一巴掌:「所以這些犯罪事實不重要嗎?」或更進一步的,所以能確保往後與這位子有利益往來或接觸之人,不會再有任何被傷害的風險嗎?

父權框架底下,司空見慣的攻擊與羞辱

最後仍然要說的,不要忽視特定群體,在父權體系下更易被性攻擊與性羞辱的事實。

不要忽視類似崗位上,有些性別打開私人訊息夾,收到的往往是數倍對人身的冒犯恐嚇,原因就只是生理性別或性別氣質,與傳統父權的框架不符。(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權勢性侵,別用「我愛你」強暴我

舉例來說,諸多公領域內,有權有位的代表者都是異性戀男性,而掌了權的女性要不被檢視得更嚴格,要不被批評作風陽剛、鬥爭手段如出一轍,卻無人重視環境對性少數不友善是事實,而想在體系內出頭,機會不均等的狀況下,不照這套規則玩,往往難以上位的現實。差別在於男性掙贏了是有智,女性掙贏了會被嫌棄是攻於心計。

拆解父權框架,需要的不只是受害者的現身,也是整體社會的共同努力。最後還是要說女孩日快樂。願每個女孩開心,自由,幸福。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