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性別觀察】聲援艾倫佩姬的性騷擾指控!蓋兒加朵揚言辭演《神力女超人》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性別觀察】聲援艾倫佩姬的性騷擾指控!蓋兒加朵揚言辭演《神力女超人》



艾倫佩姬於 11 日發文指控導演布萊特雷納言語性騷擾,蓋兒加朵隨即支持,表明若雷納不退出《神力女超人二》的製作,她將拒絕出演。

11/11 日,加拿大女演員艾倫佩姬於個人臉書上發表長文,指控電影導演布萊特雷納 Brett Ratner 在合作電影《X戰警:最後戰役》期間,對她公開言語性騷擾。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那時艾倫佩姬 18 歲,將飾演《X戰警:最後戰役》的幻影貓一角。電影開拍前的內部會議,布萊特雷納指著艾倫佩姬,對她身旁較年長的女性工作人員說,「妳應該幹她(指艾倫佩姬),這樣她才知道自己是 Gay。」

當時艾倫佩姬尚未出櫃,仍在摸索性傾向,旁人粗魯地當眾幫她公開出櫃,讓她不知如何回應,她低下頭,望著自己的腳趾頭,聽見現場一片沈默,無人聲援,無人抗議。

她吞忍下來,知道自己無力反擊,更可能丟失好不容易得來的演出機會。

27 歲時,艾倫佩姬在 2014 年 2 月 14 日時參與人權運動組織的座談會時出櫃,她分享,「我厭倦了過去自己絕口不提或是隱瞞說謊,我痛苦了許多年,我今天想在這裡,與你們同在,站在痛苦的另一方。」並且呼籲,「請大家為了像我這樣的人,繼續改變世界。」(推薦閱讀:勇敢不是同志的代名詞!艾倫佩姬:我們讓自己成為趨勢

2017 年,接力 #METOO 捲動的社群浪潮,艾倫佩姬在臉書大力指控,「看看那些曾指控好萊塢性別問題的少數人。她們有的已經不在了,被迫離開或是自殺,但是那些性騷擾的加害者,他們還在,他們仍被保護著,我們都知道他們是誰。」

這些行為人之所以還在,是因為強而有力的共犯結構與兄弟結盟。

「我包庇你,你支援我」的男性結盟與共犯結構

根據洛杉磯時報報導,目前萊特雷納面臨六位女星指控——《異種》女主角娜塔莎韓絲翠指稱雷納曾以蠻力壓制她,迫她口交,「最後我只好屈服」;奧莉維亞穆恩則說,雷納曾在她面前刻意打手槍,「我當時一陣尷尬,他在我面前射出來,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在隨後聚會場合,雷納在她耳邊低語,「我是看著你的雜誌封面打手槍。」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從韋恩斯坦到凱文史貝西,從路易 C.K. 再到布萊特雷納,其中有巨大的共犯結構,行為人之間互相包庇,彼此聲援,協助打壓甚至交換手法。

在好萊塢,握有權力者多為男性,兄弟結盟無堅不破,導致不停複製的性宰制與性騷擾文化。這是一場握有權力者的性獵捕遊戲,這一直都是好萊塢深藏的秘密。

如同伍迪艾倫在韋恩斯坦事件後,公開表示,「我必須指出這是『獵巫行動』,未來好萊塢男性連在辦公室對女性眨眼都可能被起訴。」

如同班艾佛列克明明知情韋恩斯坦的劣行,私下安慰被強暴的女星羅斯「我早就告訴他,別再這麼做」,在媒體面前卻表示自己並不知情,痛心自陳,「我問我自己該怎麼做,才能避免事件重演。」班艾佛列克自己,也曾於 2003 年,在節目中對女主持人大膽襲胸,宣稱節目效果。(同場加映:【性別觀察】凱西艾佛列克的性騷擾疑雲:每次寬容,都是告訴受害者你不重要

如同知名導演昆丁塔倫提諾坦承知情,「我知道得夠多了,比我該做的還要多。」

說出口之所以如此困難,更因為當受害者出面指認,要面對的從不只是單一的加害者,更是一整個體系的相互包庇與縱容,極少有人跟她站在一起。

女性經驗的現身,與女性支援網絡的建立

索性這一次,艾倫佩姬不再是孤立無援,好萊塢不再一片沈默。

也曾參與《X戰警:最後戰役》演出的女演員安娜·派昆(Anna Paquin)在推特聲援:「我當時也在場,我支持妳。」表明也在現場的她,當時同樣不知所措。

同時,詮釋神力女超人的蓋兒加朵同樣宣告,若是華納兄弟不停止和布萊特雷納創立的製片公司合作,她將退出《神力女超人二》的拍攝,並拒絕與布萊特雷納出席同一個場合。(推薦給你:【性別觀察】神力女超人,女英雄的誕生與她的擇偶條件


電影《神力女超人》劇照

蓋兒加朵堅定地向媒體表示,「神力女超人是一部宣揚女性主義的電影,那更不該有歧視女性的電影人在幕後團隊。」並在 IG 上寫下,「性騷擾與暴力不該被縱容。我與所有直面內心恐懼,並選擇說出口的女性站在一起。我們是一起的,我們將共同面對時代的改變。」

女性經驗集體現身,有其必要,因為性別暴力與性騷擾,不是個案,更不是女性個人的問題。之所以叫做性別暴力,就是因為其中有嚴重失衡的性別比例,與性別權力的宰制關係。

如何對抗共犯結構?在這次的女星聲援中,我看見另一種可能:延續 #METOO 力量,女性也該建立支援彼此的結盟網絡,讓女性經驗得以傳承,也不再讓任何一個受害者得獨自面對被權力養得肥厚的兄弟結盟。

艾倫佩姬已經做了很好示範,指控之後,她同樣意識到,自己早有身為演員與白人女同志的「特權」,既然握有特權,除了替自己,也替更多無法握有發言權的人發聲。

「我身為演員,握有發話權,對於出面指認性騷擾犯,仍會感到猶豫,覺得有諸多風險。那麼其他弱勢族群碰上性騷擾,還能有什麼選擇?」

她進一步點出,「性別暴力像傳染病,低收入戶女性、非白人女性、酷兒與跨性別女性、原住民婦女碰上比其他女性更多的性別暴力與騷擾問題。這些女性,更因為經濟條件與司法體系的不友善,而持續遭到壓迫。」

女性結盟有其必要,看見女性身份因性別而承受的不公待遇,共同面對「身為女性」的困境與經驗,共同分享「身為女人」的成功與訣竅。不同族群,固然也有自己的戰要打,但女性結盟提供一個新的可能,往後的路,我們實在不必再一個人苦撐,一個人走。

女性孤軍奮戰了很久,透過女性經驗的集體出櫃與支持網絡的建立,我們有機會真正落實蓋兒加朵那一句,「我們是一起的。」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