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大陸直播也瘋狂 來得快去得快

2018年1月14日 星期日

大陸直播也瘋狂 來得快去得快



傍晚9點,徐州的趙輝老師正襟危坐,等候著今晚《陌陌》直播的信號。趙老師是一名教二胡的老師。上直播節目是他這半年最大的樂趣。聖誕節這一天,趙老師的《微信》朋友圈裡面,貼出他在南京開會時,所遇見的「開播以來第一位女網友」,說她是溫柔善良的葉子。

趙輝的網名(子夜心語)是江蘇省殘疾人文學藝術家聯合會副主席,視力二級,4歲學習二胡演奏,9歲登臺表演,學生遍布大陸各地。由於這些人的鼓勵,趙老師從7個月以前成立了粉絲圈,並且開始直播。在12月終於贏來了「愛心大火箭」讓他著實開心。

直播靠打賞口袋滿滿

「愛心大火箭」是《陌陌直播》的一種「陌幣」。用白話翻譯一下,如果有線上粉絲願意打賞給你送一個「愛心火箭」就是值1萬8888星幣;而1元(人民幣,下同)等於10星幣,所以這支「愛心火箭」就是1888.8元。當然如果粉絲更「狠」一點,還可以買「豪車」「遊艇」送給他,意味著趙老師靠直播台就可賺不少錢。

同一時間,北京網易的直播間裡,丹丹和同組的小夥伴們正在整裝待發。聖誕節的歡樂時刻,進行的是「地球另一面」聖誕專場。中國人和外國人幾個主播群共同把聖誕活動烘托的快樂歡暢;而誰也不會注意到,丹丹也不過是剛畢業的北京外國語大學學生而已。並且,她在還沒有畢業以前,就已經擔當直播間的主持人。

求學時立志當主持人

從大學一年級開始,丹丹就立志當一名主持人。這個小目標不太難實現。除了有著高的身材和銳利的口才,丹丹還有著向上的心志與不斷求新求變的學習心態。她在眾人面前侃侃而談,完全看不出她還是個沒畢業的大學生,所以還在實習階段就訪問過林志玲和劉強東這樣的名人。

在一場給同樣是大學生的分享教室裡,丹丹娓娓道來她所理解的直播。並且告訴同學,這種主持人的工作雖然辛苦,但是待遇不錯。就算她還沒有畢業的時候,每個月也可以拿到接近2萬元的薪酬。這對一個不是學新聞專業卻能為自己找到機會的年輕人來說,無疑是莫大的鼓勵。

可以說,「直播」風暴正席捲大陸。保守估計有2億人群,每天要到自己喜歡的「網紅」前面,看看今天有甚麼節目?這些直播的類型分門別類,第一種是秀場類的直播。幾乎每個大小媒體都一定要有一塊叫做「直播」的平台。專業的「花椒」、「映客」、「陌陌」會有數不清的「美妹們」親切呼喚著「哥兒們」前來買單。

網紅月賺4~8萬人幣

根據統計,這些「網紅」可以拿到淨利大約每個月4萬到8萬。而她們所需要的設備,不過是一個安靜的房間、一台電腦、一個麥克風而已。第二類的是電視台或多媒體的新聞資訊類的直播,比方網易、騰訊、鳳凰、北京時間、央視新聞等等。當然這必須動用足夠的人力、設備和專業的主持人。並且這些直播基本不付費的,也沒有打賞可以拿,可內容是精選和調配過的。第三類的直播是知識付費形式的課程或者節目,比方名師的公開課程,還有一些電影的影評節目等等。構成的模式很像是e-learning的最新版微課堂。

上海楊舜仁老師正在緊鑼密鼓的籌畫一場「2018新媒體直播大賽」。根據他的觀察,直播間的「商業主播」本身就是一個自媒體,自帶流量,也是營銷管道。未來的主播營銷其實是一個超過萬億的大產業。但「主播」不能只看顏值,並還要朝知識化、專業化、商業化和認證化轉型。

在他看來,各種服務業都很適合進行「主播營銷」,也就是假以訓練,人人都可以從產品線上跳出來做營銷,就像網購和電視購物的宣傳片,「主播」也可以為自己的產品做出最好的宣傳和解說。所以,他要號召2000個素人走上檯面,在大中華區成為一流的「商業主播」。

直播獲利的模式可期

「做第一波吃螃蟹的人」楊舜仁說。「率先投入直播的企業可以體驗到新的獲利模式」,他興奮的解釋自己的構想,並且規畫出一條龍的服務。在他看來,「商業直播」是不可逆的趨勢,任何企業或個人只要投入這個營銷模式,就會捉住消費者的眼球,達到不可想像的獲利高度。

他舉出自己在9月分的一個成功案例。這是一個針對面膜產品的「主播大賽」,海選了全國3880名主播報名,微博話題130萬條,影響的人群超過千萬。主播大賽分為初賽、複賽和決賽三關。初賽平均每個主播會有一萬粉絲,影響大約2千萬年輕消費群組。複賽以直播方式進行,平均每個主播影響5萬人,影響消費人群5百萬人。決賽則有40人參賽,前20名平均每個主播影響10萬人,並且可以為產品找到精準的粉絲2百萬人。

網紅經濟如曇花一現

這一片紅火的「網紅直播」經濟誘導之下,貌似傳統媒體真的要式微了?就連北京開車的師傅,都隨時告訴你下班以後,他在追哪顆星!電視台的節目,老套又宣傳政令,哪有直播好玩?要看甚麼就有甚麼,一不留神,自己也可以成為「產品代言人」。

不過,任何過急過熱,又沒有底氣底蘊的節目,能夠持久永續,可能要打個大問號。 12月27日,一篇名為《2017風口之變:直播前途未卜,短視頻春風得意?》的文章在網上刊出。作者劉燕秋與伍洋宇對一年來的直播行業做了一段點評。文章的頭一句話就是:2017年最後一個月,直播行業以一條令人意外的消息結束了這一年稍顯慘澹的光景。

文中提到在2016年一波網紅帶來的直播成為2016年文娛行業的「風口」;然而到了2017年這個行業的關鍵詞變成了「洗牌」。直播平台走過高速成長的爆發期。根據中國互聯網資訊中心發布的報告顯示,截止到2017年6月,網絡直播的用戶規模在網友中的整體占比都出現下降。

換句話說,「網紅經濟」和「分享經濟」一樣,即可能都是曇花一現的新奇刺激,隨著大量湧入的、目不暇給的各種光怪陸離,「直播」也可能很快就走出老百姓的視野,成為明日黃花。

禁止酒駕‧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文/石詠琦(新世紀形象管理學院創辦人)


The post 大陸直播也瘋狂 來得快去得快 appeared first on 中天快點TV.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