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女人的幸福仕事|女性工作處境,台灣真的比日本進步嗎?

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女人的幸福仕事|女性工作處境,台灣真的比日本進步嗎?



台灣普遍自認在性別平權進程上比日本進步,這是部份事實,但也不全是如此。從國際勞工組織(ILO)調查,到本次問卷發現,皆顯示與刻板印象不盡相同的結果。

2018 年第一季,女人迷做了「女性的工作幸福指數」大調查。這是我們第一次以問卷為核心調查的嘗試,不只在台灣,我們也向日本發送日文版問卷,蒐集數百份日本女性對職場現況的滿意程度,以及兩國女性的相互打氣。

台灣版問卷調查結果:【女人幸福仕事】2018 調查報告:台灣女權過盛?三分之一女性在職場受差別對待
台灣版問卷調查圖輯:圖輯|工作幸福嗎?12 張圖表帶你看台灣女性工作現況

過去台灣人普遍認為我們在性別平權進程上比日本進步許多。這或許是部份事實,但也不全是如此。從跨國的國際勞工組織(ILO)調查,到本次問卷發現,皆顯示與過往刻板印象不盡相同的結果。

台日兩國不同的性別痛點

1. 比起台灣,日本女性有更高的二度就業比例

在就業年齡結構上,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與我國行政院主計處的調查,台灣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在 30 歲後即漸次減少,反而是日本女性在 32 歲之後,勞參率逐漸回升,曲線呈 M 型。與台灣相比,日本女性在婚生之後有更高的二度就業比例。

在女人迷的問卷調查裡,我們亦發現日本最重視收入的區間落在 31-35 歲,其次是 41-50 與 26-30 。在台灣,最重視收入的區間落在26-30歲,30 歲以後開始逐步遞減,亦遠遠與台灣女性婚後勞參率大幅下降的數據產生對話。

在台日的數據對照下,我們不禁開始思考,造成日本女性二度就業比例更高的原因,究竟是日本整體環境對於女性二度就業更為友善?或是其實台灣核心家庭的經濟分工仍受傳統價值影響,由男性擔負主要的經濟養家責任。

台日女性的二度就業,她們擁有的職業選項又是什麼,值得未來進一步研究分析。

2. 做家庭主婦是工作的一種嗎?台灣女性更有「家務勞動屬於工作」的意識

日劇《月薪嬌妻》在 2016-17 於台日兩地同時引起片尾曲舞蹈流行,同時之間,台灣社會亦展開「家務勞動應該有償」的討論。

在本次問卷調查中,相較於日本填答只有 17 %認同家務勞動屬於工作,在台灣,總體而言認同家務勞動屬於工作的比例較高(33%)。

3. 台灣女性最在意工作能否自我實現,日本女性最重視工作的經濟價值

關於幸福工作的三大要素,對日本女性來說,「理想收入」排名第一,其次是良好的職場人際,第三名是感受到自我價值。台灣女性則認為工作能使自己「感受到自我價值」排名第一,其次才是收入與良好職場人際。

然而不論是日本或台灣,單身母親(註)普遍較其他女性族群更重視工作收入,皆有超過 95% 的單身媽媽認為收入是幸福工作的最重要條件。

4. 日本女性的工作滿意度比台灣女性來得高

女人迷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日本女性對目前工作的滿意度比台灣女性來得更高一些。以滿分十分來說,日本人自評分數為
 6.01,台灣則落在 5.78 的不及格分數。

對目前工作最不滿意的地方,台日兩地的女性皆有過半數認為是薪水不理想(日本 54%,台灣 55%),普遍認為工時太長(台日數據皆為 30%)。

5. 更多日本女性認為公司制度對女性不友善

然而在不滿原因的前三名之中,更多日本女性(21%)認為公司制度對女性不友善,使得制度成為日本女性想要改善的條件前三名。台灣女性中,僅有 6% 對公司制度感到不滿。

這一項數據值得深入延伸調查討論,究竟是台灣大部分企業制度對女性較為友善,或者是日本女性對於結構更具敏感度,對制度性改革的意識較高?歡迎在日本工作的你,投稿迷人來稿。

台日共通的性別痛點

然而,台日兩地女性在職場上仍有許多共同的困境。

在日本,比台灣更多女性表示曾因性別身份在職場上遭受差別對待(日本:36%;台灣:27%)。但是相對來說,比起台灣,卻較少日本人觀察到「他人」因性別受到差別待遇(台灣34%,日本25%)。

受到差別待遇的情況,台日兩地前三名完全相同,分別是:受性別刻板印象被認定能力不足;言語性騷擾;同工不同酬。出人意料的是,本次問卷數據裡,近半數日本女性表示曾對於性別歧視採取行動(49%),台灣數據略少,約為 30% 的人曾採取行動。

未採取行動的台灣女性多表示,「受限於權力結構,很難爭取。」「忍耐為上策。」關於台日兩地共同的性別痛點,女人迷想提供更多思考與解方:

台日女性的幸福對話

然而,台日女性也在職場上擁有相似的感性,例如在工作上最感到幸福的時刻,同樣是收到重視與肯定最高,突破自我期待和感受到影響力次之。兩地女性認為最幸福的工作類別,同樣是藝文創作最高,教育次之。

關於如何獲得幸福,日本女性也有很多祝福給兩國女性的祝福,女人迷也替台日女性傳話,共同打氣

日本女性說⋯⋯

でんとら:要相信自己能擁有幸福。如果覺得太辛苦,要有換工作的準備。例如即使現在覺得很辛苦,也要相信自己只要努力,還是能替自己開創出新的道路。

くるみ:我認為在工作上,擁有鈍感力、與生活切分,是這個時代必要的工作能力。 如何提高個人表現,也取決於工作方法的「多樣性」。 如果有更加靈活的工作方式,我認為有必要爭取讓公司認可它。 決定工作,打造自己期待的前景,如果你對於自己正在工作有自豪感,這就不會是一成不變如石頭般的工作。

mizrin:向社會發揮你的技能是很重要的,但我意識到生兒育女是一個比這更重大的事業。 養育子女,不僅需要國家政策支持,還需要周遭人際網絡的支持系統! 我想為了以養育子女為事業的工作女性們加油!

台灣女性說⋯⋯

讀者A:我想告訴妳,別放棄! 或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挫折和失敗, 這些經歷都證明了自己擁有更強大的心力。

讀者B:透過每一位女人在各個角落的努力,我們的未來會更好。請不要覺得自己是一個人,持續過好生活,我們會在美好的未來裡相遇。

讀者C:親愛的,幸福有許多樣貌,若你選擇了工作。對得起自己的選擇,感覺自己嘴角上揚,身體與內心都感到滿足,並創造巔峰時刻.那就是你此刻的最佳選擇。

女人迷的東亞性別觀察即將啟動

在東亞,女人迷是第一個以性別平權作為核心價值的大眾媒體。從台灣出發,女人迷希望帶動性別議題討論至各鄰近國。

這次,我們從台灣啟程,走向日本,規劃了女人迷的日本性別觀察庫:日本性別觀察

未來,我們希望透過鄰近國家的經驗對照與對話,擴大性別討論的話語空間。想邀請對於性別有感,長期對東亞地區,不論是日本,或是東亞其他國家有深入觀察的你,投稿書寫該地的性別觀察與評論。

歡迎加入迷人來稿,一起打造更友善的亞洲性別平權討論空間。

 

註:當前單親母親的命名,同時顯示社會主流文化中仍以異性戀霸權的雙親家庭為「正常常模」,例如當我們提到「雙親母親/父親」,我們並不會特別進行「雙親」的特別標示。愈來愈多女性自主選擇成為單身母親,當「單親」一詞遙指「雙親」始為正常與完整,在這樣的話語脈絡下,我們或許可以思考更具有增能(empowering)意義的類型命名可能。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