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1999年的爆裂刑警,吴镇宇跟古天乐演了一对警局的好拍档,一个沉默寡言有暴力倾向,一个吊儿郎当愤世嫉俗。角色多多少少都有点像他们自己,那时候吴镇宇老演神经病大奸角,而古天乐混过社会在无线一直不太合群。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影片最后,吴镇宇演的阿Mike在枪战里中了弹,失血过多。生命尽头,他想喝一罐可乐,于是踉跄地走到自动贩售机前,投了币。忍着剧痛,他等待着,挣扎着,一直到绝望地咽气、闭眼。

就在他死后,那罐可乐终于掉了下来。

旁白说,“每个人都有应该和不应该做的事,我放进了钱,就应该有一罐汽水,其实我要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哪有什么应该不应该?阿Mike至死也没有等到那罐应该就是他的可乐。18年后,古天乐都拿到金像影帝了,吴镇宇也一直没有等来那座应该就是他的奖杯。

演完《爆裂刑警》的第二年,吴镇宇、黄秋生、刘青云三个好朋友一起入围了金像奖的最佳男主角,结果得奖的却是《暗战》里的刘德华。

后来,吴镇宇在脱口秀节目“须根show”里,就这件事狠狠调侃了一番黄秋生,“要说我们四个人里演技最好的,就是黄秋生啦。当宣布到“德华”二字,我已看到他双臂摊开,向刘德华拥抱过去,跟着说了句英文:congratulation,Andy!秋生,影帝就是影帝,当时的样子是好真挚,好真心,好热诚。”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报纸事后说黄秋生对没得奖很不满,气得把之前拿的两个金像奖杯丢进了垃圾筒。吴镇宇也笑说不可能。“因为我上秋生家,准备跟他聊聊天,怎知我看到他那两个奖,简直像镶在屋子里一样。”

吴镇宇的言下之意是,黄秋生戏里戏外演技都太好,明明对拿奖那么在乎却可以演得若无其事。那时候三个人都对拿奖志在必得,吴镇宇甚至已经想好了上台前的一长串获奖感言。怎知,半路杀出来个刘天王,三人都只能铩羽而归。

第二年,吴镇宇又跟叶伟信拍了《朱丽叶与梁山伯》,吴镇宇在电影里对着迟迟不掉饮料的自动贩卖机说,“你知不知道你是什么啊,你是汽水机啊,我投了两次币都被你吞了。”

一语成谶。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2001年的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他输给了梁朝伟,2004年的提名,他又输给了刘德华。尤其是2004年这一次,吴镇宇自己都确信会拿奖了,颁奖那天还穿了一身骚粉抢镜的长衫,结果又被刘德华半路截胡。

这感觉,简直就像《无间道2》里,倪永孝临死前掏出弟弟陈永仁怀里藏的窃听器,那样地不甘,那样地牵挂,但又有什么办法,生死都已落幕。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1.

吴镇宇在圈内的好朋友不多。黄秋生算一个,刘青云也算一个。(黄子华、张达明什么的以后有空再讲啦)。三个人年龄相仿,性格又都是古古怪怪,不那么乖顺。

他们都生于60年代的香港,就像《岁月神偷》里演的那样,当时城市经济正在起飞前夜,大部分香港民众揾食艰难但又对生活异常乐观。一步难,一步佳,难一步,佳一步。

黄秋生,在寻亲之前,一直不知道快乐为何物。父亲远在异国他乡,母亲本来是唱戏的,为了生计不得不去做女佣,做到腿肿得不能走路。去上学被同学骂“番鬼仔,中不中英不英”的,黄秋生自己也困惑,我到底是人还是鬼?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吴镇宇呢,生在西贡的公共屋邨,家里一堆弟弟妹妹等着他帮衬养活,那时候快餐店的鸡腿对他来说是就是最大的奢侈。长大后,他还一直对小时候吃过的猪油饭念念不忘,“小时候就吃那个酱油、猪油和鸡蛋拌的饭,很好吃的,那时候很少吃到猪油,大家觉得猪油不好,其实是很有营养的。”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刘青云算是最幸运的,家境还算不错,至少不用面对生计的大问题。18岁高中毕业就在中环做office boy,也算轻松。不过他是家中老二,上面有个姐姐,下面有个弟弟。因为生得黑又不讨喜,他跟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三个人的演艺生涯,都从在电视台跑龙套开始,黄秋生最开始读的是亚视82年第一届演员训练班,吴镇宇读的则是无线82年第十一期艺人训练班,跟梁朝伟、周星驰同班,刘青云比他俩要小一届,算是吴镇宇的师弟。

黄秋生仗着有一张混血儿的脸,多少能在电视剧里演些有名有姓的角色。吴镇宇跟刘青云一开始就比较惨了。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83版《射雕英雄传》里,周星驰跟吴镇宇一起跑龙套。

周星驰演个宋兵乙都要拼命给自己设计戏份,“能不能让我先挡梅超风一招,第二招再被打死?这样我就可以多出镜了,结果导演说,“快点拍戏,不要话那么多”

吴镇宇没周星驰那么上进。他演了好几个角色,先是在王府中看大门,再是做丐帮长老,最后去卖了烧饼。但都不如惨死掌下的周星驰,他连句台词都没有。

10年后,周星驰在《唐伯虎点秋香》里已经是跟巩俐对戏的男主角了,结果吴镇宇还是一闪而过的大龙套。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刘青云刚开始也在《雪山飞狐》里跑龙套。演一个只有5分钟的角色,结果在片场等了9个多钟头,吃了4 个盒饭,也没有人理他。最后他没有办法,跑去找导演,结果那个抽着雪茄的导演(没错,就是杜琪峰)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话:“你回去吧,今天没你的戏。”

那时候做演员就是做演员,并不是做明星,演戏无非就是“打好呢份工”。黄秋生演了不少三级片,吴镇宇、刘青云也演了不少七七八八的小角色,也还是演得很起劲。

吴镇宇最开心的就是跑龙套的时光,“也就是镜头扫到的那几分钟入神,一旦摄像机摇开,我们几个就像抽掉背脊骨一样,啪啦啦倒在地上,烂成一滩泥!说笑的说笑,聊天的聊天,凑起头商量放工以后去哪里玩……”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2.

在TVB拍戏的某一天间隙,刘青云和吴镇宇在走廊里抽烟,抽着,抽着,刘青云就跟吴镇宇说:“我要走了”。

吴镇宇一愣:“你要去哪?”“我要去拍电影。”

吴镇宇瞪着眼睛:“你跟谁熟?你认识什么导演?你要签约哪家经纪公司?”

刘青云摇摇头:“都没有,我一个人也不认识。也没有经纪公司要签我。你知道吗?候鸟到了秋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飞,我就是这个感觉。”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就跟E神唱的《岁月如歌》一毛一样,“天气不似预期,但要走,总要飞”。90年代,正是香港电影最后的喷薄而出的黄金时期。人在风中,起落都不由自己。

1993年,黄秋生凭着《八仙饭店》拿了香港金像奖影帝。同一年,刘青云演了尔冬升的《新不了情》,第二年也被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吴镇宇呢,懂事要晚些。他真正叫人记忆深刻的电影角色,是从96年古惑仔里的靓坤开始的。

1996年,杜琪峰创办的银河映像诞生了。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代表作,该是韦家辉的《一个字头的诞生》。主演正是吴镇宇与刘青云。一个故事两种结尾,阿猫阿狗在大时代里起起又落落,说穿了还是无根的野草。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也多得杜琪峰的慧眼,从此刘青云不必老演傻子,吴镇宇不必老演变态,黄秋生也不必老演杀人狂魔。黑夜里剑走偏锋擦出来的“暗花”与“枪火”,炫目又温存。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吴镇宇跟黄秋生一起拍《枪火》的时候,剧组穷到没钱发薪酬,连公司场地租金都快给不出,但大家还是演得很疯很尽兴。黄秋生的生日,正好拍到阿来坐计程车回来,打阿鬼耳光的戏,于是吴镇宇就一边打黄秋生耳光一边对他说生日快乐。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也是因为《枪火》,吴镇宇拿到了人生有且唯一的一个金马影帝。提名公布的时候,黄秋生跟他开玩笑,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你要是能拿奖,我的头给你当凳子坐。

结果真拿了奖,吴镇宇给黄秋生打电话,“秋生啊,我想你的头应该给我坐一下了。”第二天黄秋生眼眶漆黑地跑出来道歉:‘对不起啊请你吃饭,但你不能坐我的头。”

黄秋生对自己跟两个好朋友有个评价,他说自己是丘处机,是个内功高手,可以正也可以邪;刘青云是郭靖,演的大多是正面角色,大智若愚;而吴镇宇则是黄药师,是纯粹的邪派高手。

吴镇宇听了这个评价呵呵一笑,“他绝对是丘处机啦,他教出来的徒弟一定会强奸小龙女,有这样的师傅就有这样的徒弟……”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2001年,香港国际电影节为3位演员做了回顾展:黄秋生、刘青云、吴镇宇。放映期间,看着两个好朋友的片子,部部平头正脸的,自己参演的片子大多属于三级片,黄秋生有些坐不住了,“真希望快点结束放映。”

最早拿到金像影帝的黄秋生,其实并不怎么开心,

“没有party没有庆祝,什么都没有,访问到12点,饭也没吃,所有人都走光了,像个鬼魂一样。拿着奖杯在尖沙咀走,后来在一个小酒吧打电话给邱礼涛,我说我现在没吃饭,我自己一个人,他说那好我出来陪你,我也没认真看过那个奖杯。两个人就去喝啤酒。”

3.

吴镇宇去北大演讲的时候,讲了一个很著名的公交车理论,“通向成功之路就像等公交车,人很多,大家就要排队,如果有人插队,那排在你后面的也许比你先红,还有人家有私家车的,到达目的地当然也比你快。这时候,有人会因为老是等不到车就不等了,我相信公交车虽然慢,但肯定会送我到达目的地。”

为了搭上影帝这班车,刘青云足足等了七趟。

《新不了情》输给黄秋生的《八仙饭店》,《冲锋队怒火街头》输给郑则士的《三个受伤的警察》,《高度戒备》输给梁朝伟的《春光乍泄》,《暗花》输给黄秋生的《野兽刑警》,《目露凶光》输给刘德华的《暗战》……

每次落败,他都不无自嘲地说:“没办法,我演的最好的都是杜琪峰电影,可他得罪的人实在太多。”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最后演了《我要成名》,电影本身就像是一部自传,片中刘青云冷嘲热讽地喊:“七次啦,她不会来真的啦!”黎耀祥端着饭碗对电视里边等结果边故作镇定的刘青云说,“别紧张,轮也轮到你。”

黎叔真是活锦鲤。电影到这戛然而止,刘青云却用事实写了一个最好结局。只是拿奖那天,刘青云说出来的得奖感言还是让人心酸:

“我至今记得新不了情里的一句话,我承认自己运气不好,但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才华……每次参加颁奖礼都挺郁闷,坐两个小时,腰都坐疼了,好不容易等到最佳男主角,然后又失望了……但想到当年训练班的同学现在已经没有几个还在拍戏,我就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今年不行就等明年,我一向是这样的心态。 ”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电影里黎叔这句吐槽真是精准啊,生活里他跟刘青云也是好朋友)

最可惜是吴镇宇,也许永远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三部《无间道》像是香港电影最后的回光返照,然后渐渐式微,渐渐日薄西山。杜琪峰也不得不北上,带着怀疑也带着追求,金牛座本该很固执的他说,“我不想变,但,不行。”

吴镇宇也变得很快。带着儿子来内地上综艺,烂片拍了一部又一部(真的想问吴妈,拍这么多烂片是为了凑钱给费曼买什么玩具啊!)虽然他一直笃信自己演过烂片没演过烂角色,但眼看着一个演员的生命力被烂片蚕食被烂片消耗,还是觉得心痛(别问,爱过)。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刘青云还是跟香港导演合作居多,他一直很怀念那个没有钱的银河时代,“往往一个场景,就那么一两盏灯支着,但大家拍得都很开心,导演知道我很爱做戏,很过瘾。给了我很大的空间,让我去发挥。所以,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个年代。”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黄秋生呢,两边摇摆,这两年拍片越来越少。今年金像奖上,他问出了一句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话,“明年还会有香港电影吗?喂,每年都有香港电影啊,很合理啊。”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2013年,有记者采访吴镇宇,问他至今为止没有完成的心愿是什么。结果吴镇宇的遗憾不是没拿金像影帝,而是还没有脱离演员这个行业,“因为要求那么低,你还待那么久,证明你没有进步过。”

他其实早看明白了这个行业,也看明白了自己。那之后,吴镇宇几乎没再演过什么立得住的好角色。

也许就像吴镇宇说的,“在香港报纸就是用来铺桌子、垫饭碗的,完了就把它扔掉,报纸上惟一可信任的就是日期。”

捱过最坏的时代,也捱过最好的时代,生活就是一张过期作废的报纸。拿不拿金像奖,还有什么所谓呢?无所谓的。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来源

 

(2)

The post 吴镇宇,等不来他的那班车了 appeared first on 轻松每一天.



[热门文章] 亚航十大漂亮性感空姐美媚,美晕了!




-->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