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為你選書|婚姻的詛咒是,兩個人太常以弱點結合,而不是強項

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為你選書|婚姻的詛咒是,兩個人太常以弱點結合,而不是強項



女人迷【為你選書】,透過身為「母親」會經歷的各種角色經驗與課題,細看女性從青春期到為人母的煩惱、成長與自我覺醒。

編輯選書原因|

母親節選書,鄧惠文的《婚內失戀》,談女性在婚姻經歷的焦慮不安與母職期待。

若你正經歷一場「婚內失戀」你該如何覺察自己在親密關係裡的狀態?身為妻子,女性得練習不再透過男性評價來衡量自我價值,學習照顧自己,看重自己,成長才會完整。

西蒙波娃說:「婚姻被施的詛咒是:兩個人太常以弱點結合在一起,而不是強項。兩個人都在要求,而不能樂在給予。」

您的婚姻是不是如此呢?就算自認為常常給予,只要不是「樂在」給予,一定會有意無意地對另一半要求什麼,如同前面章節所說的,要求感激和肯定也是一種要求,要求愛,要求忠誠,都是要求。

對親密伴侶要求的東西,幾乎都是用來維護自己內心某個不穩固的部分。害怕自己能力不足的人,最受不了伴侶優柔寡斷。幼時被父母拋下的人,特別需要伴侶全心全意的重視。其實婚姻的詛咒還不只西蒙波娃所說的那樣,因為兩個以弱點結合在一起的人,還會互相投射,吸收並放大彼此的弱點。暗黑想嫁給光明,但通常會發現,婚前以為很亮的那傢伙婚後比蠟燭還不如。人們總是懷疑婚前沒看清楚,其實沒有那麼不清楚,而是,暗黑如果夠黑,絕對可以吞噬光明。(推薦閱讀:專訪鄧惠文:「請不要再對愛情懷抱嬰兒式的幻想」

然而,這也是致命吸引力的原理。人們深刻地愛著又恨著激發自己暗黑與飢餓感的伴侶,緊抓著對方,拚命需索又拚命抨擊對方的無能,痛苦而存在。自己難以接納的部分,醜惡的、渺小的、不滿的,都被投到對方身上,如果對方善於吸收,就變成可以矯治的對象。鞭打自己身上的弱點很難,如果有機會把弱點投射到伴侶身上,再去鞭打就容易多了。

我不只一次見識到,因為婚內失戀前來諮商的妻子,起初一直說是因為「他不愛我」而痛苦,後來卻峰迴路轉地發現更大的問題其實是「我不愛他」。


圖片|來源

艾麗與翔凱

艾麗抱怨婚姻生活沒有愛,很久都沒有性生活了。她說婚姻生活有名無實,像守活寡。她不要過下去了。翔凱跟她一起來諮商。

翔凱:「寶貝,我還是愛妳的。」
艾麗:「你不要說那些空話。我們算什麼?連性生活都沒有。」
翔凱:「我每次找妳,是妳不要的啊!像昨天晚上⋯⋯」
艾麗:「昨天你有酒味。你又去應酬了。」
翔凱:「上個月那次,我沒喝酒,妳也是不要。」
艾麗:「你幾點才回來?整天都在外面,我們一點交流也沒有,有辦法做那種事嗎?」
翔凱:「所以,我沒有不做。是妳不要。然後妳說因為沒有性生活要離婚,我真不懂!」
艾麗:「連溝通的機會都沒有,當然不會懂。」
翔凱:「……」
艾麗:「……」

治療師:「聽起來,艾麗不喜歡翔凱應酬太多?」

翔凱:「那就是另一件事,不是性生活問題,是應酬問題。我不可能不應酬,那是我收入的必須。」
艾麗:「你只在乎賺錢,都沒時間跟我吃飯也沒關係。」
翔凱:「我吃飯每次都問妳要不要一起去,妳都說不要。」
艾麗:「我不喜歡那些人!」
翔凱:「我工作就是那些人,沒得選擇。」
艾麗:「你們講的東西我沒興趣。」
翔凱:「他們帶很多 case 給我。不然我怎麼負擔那麼多貸款?」
艾麗:「我不想談了。」

治療師:「你們有很多貸款嗎?」

翔凱:「我們住的房子。買給她爸媽的房子。還有幫她弟弟繳車貸。」

治療師:「有相當的一部分是用於艾麗的家人⋯⋯」

翔凱:「岳父母的生活費也是我負擔的,所以我真的不懂她為什麼不相信我很愛她。」
艾麗:「錢跟愛是兩回事。」

翔凱認為應酬不在家等等根本不是問題,他很樂意帶著艾麗去應酬。他認為艾麗不願與他一同外出,卻在家抱怨寂寞,實在無法理解。艾麗不斷地抱怨翔凱不愛她,治療師嘗試詢問艾麗感到被翔凱冷落的細節,問題的形貌逐漸浮現:艾麗不喜歡翔凱的朋友,所以不能一起吃飯。艾麗不喜歡翔凱的氣味,所以不能做愛。艾麗不喜歡翔凱的鼾聲,所以分房睡⋯⋯其實,艾麗根本不喜歡翔凱無趣的思考和言談,所以他們也無法聊天。(推薦閱讀:【鄧惠文專文】不要待在讓你委屈的地方哭

跟自己的朋友在一起時,艾麗很快樂。嫁給翔凱之前,艾麗有一個男友,他們都喜歡現代藝術、旅行和運動,但那位男士經濟不穩定,脾氣沒有翔凱好,有時還會跟別的女孩曖昧。總之艾麗做了所有人都認為正確的抉擇⋯⋯


圖片|來源

我人在波士頓。諮商到一半就突然中止,總覺得需要跟妳解釋一下。那次突然聽到妳說「是他不愛妳,還是妳不愛他?」,我整個人嚇傻了。我覺得非常混亂,因此決定先關起來,自己理清楚。之後幾個月,我沒再跟翔凱吵架,應該說沒說什麼話,他說我在冷戰,但我只是努力地想要弄清楚我自己。

說來話長,妳應該猜得到我經過的過程吧!翔凱不太願意,但是他還是尊重我的決定。

我在這裡找到一個藝術史的課程,是我一直嚮往的。一年之後,我們會決定是不是要簽字離婚。一年感覺好像有點久,但五年的婚姻好像也不知不覺就過了。我也不知道那時會有什麼想法。

這是艾麗改變視角,開始探索自己之後,給治療師的信中的一段話。

他不愛妳?
妳不愛他?
他不愛他自己?
妳不愛妳自己?

反覆檢視這四句話,重新排列再排列,也許能夠看清婚姻的糾結。

如果妳忘記了如何愛自己,別人也會忘記。然後妳也無法再愛那個忘記愛妳的人。如果他不懂得如何愛自己,也很難懂得如何愛妳。然後不被愛的妳,更不愛妳自己。

同樣的,如果妳不知道如何愛自己,也不可能知道如何愛他。

他會知道他不被愛,於是也很難愛妳。

或許妳已經看出,妳的問題其實不是失戀?

談到如何收回夫妻之間的投射,總有人問:「如果能夠自我接納,自我滿足,不把弱點投射在對方身上,不要求對方支撐自己,也不攻擊,那還要伴侶做什麼?」

說真的,我也曾經這樣想過。會有這種問題,表示對於心理的自立仍然存疑。的確有人很幸運,找到了可以互相扶持弱點的伴侶,不自立也沒關係,那不在我們目前討論的範圍(也不需要討論)。羨慕別人有什麼用?事實就是沒找到這樣的伴侶,原諒自己,接受自己就是必須成長吧!

多年來與許多夫妻一同探索婚姻的奧秘,我仍然相信盡可能地認識並且收回投射,學會處理自己的需求、恐懼、失落(所謂的各種業障),終究是消解婚姻痛苦的必經之道。凡人要無數功夫才能收回一點投射,而只要能收回一點投射,多自立一分,原本是煉獄的婚姻就會清涼許多,可以相安度日。


你是否也在經歷《婚內失戀》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