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男子失戀陣線|海苔熊:最悶的不是失戀,而是失戀卻說不出口

2018年8月7日 星期二

男子失戀陣線|海苔熊:最悶的不是失戀,而是失戀卻說不出口



男子失戀陣線,邀請你說出一直不敢說的真實情緒,敬失戀,也敬自己一杯。作者海苔熊從心理學出發,給你三個建議,擁抱自己的情緒。

很多人是因為我開始寫感情的文章認識我,這 10 年下來,寫了各式各樣的失戀故事,回覆了 100 多首的點歌,甚至還弄了失戀花園網站,只要在網路上打我的名字,後面就會自然出現失戀,搞得我好像要失戀一輩子一樣 XD。

故事的開始,10 年前的一場失戀

然而這一切的一切是怎麼開始的呢?坦白說,要從 10 年前的那場失戀開始說起。當年她離開丟下了三個理由,最後一個是「沒感覺了」,所以有了我第一本書《在怦然之後》,整本書有一半以上的篇幅其實都默默的在談「怎麼感覺會沒有了」這件事情,但很少人知道,當年的寫作對我來說是一種療傷,我躲到研究和理論的背後、用很多很多的方法來解釋,像個實驗者一樣假裝一切不關我的事,直到這樣的方法沒有用為止。(到這裡看完整的故事:【為你點歌】所有的選擇,都是有意義的

過了兩年,我在幾段關係當中浮浮沉沉,有一搭沒一搭,曾經有幾個考慮過要在一起,但一想到「所有的在一起,最終都是分離」[1],要到承諾的時候總是扭扭捏捏,或許也是害怕如果承諾就同等於失去自由,就卡在曖昧裡面[2]。反覆之間,傷害了很多人,也受過很多傷,一路上跌跌撞撞,恐懼和罪惡感變成了我的囚場。

又過了幾年,好不容易愛一個人愛到無可自拔熱情如火,但大腦裡面的理論 A 跟我說這是熱戀期的典型現象[3],理論 B 告訴我這是戀愛激素的作用一切都是幻覺[4],理論 C 告訴我對方的原生家庭非常悲慘,如果真的在一起之後兩人也有很高的機率會重蹈覆轍[5-7],理論 D 告訴我倘若我還沒有修復自己「逃避依戀」的狀況,不管跟誰在一起都難有好結果[8-9]。所以,我有意無意的逃離親密,這樣的逃離終於讓她發現,兩人也漸行漸遠。俗話說自作孽,不可活,就是這樣吧?

此時,一個嘴賤但經常一針見血的朋友跟我說:「跟你談戀愛好累,與其說是愛情專家,不如說是愛情鑽牛角尖家(到現在還覺得他這個比喻非常傳神),你看起來用很多的理論,說穿了只是在為自己的恐懼背書而已。」

當時雖然有一種「可惡⋯⋯」(howhow 語氣)的感覺,但覺察和改變之間往往還有一段距離,所以真正開始比較穩定的關係,是在我開始唸諮商之後。


圖片|來源

不要拿標籤當作恐懼戀愛的藉口

「小花,我倒想看看你到底要拿『逃避依戀』這個詞來保護自己多久。」[10]某次我們在上婚姻課程的時候,老師 E 直接戳破我的防衛。

「你家後面有一架直升機,只要觸碰到你的感覺,就會隨時想逃跑。但我們這堂課,就是不允許你逃跑!」上實務課的時候,老師 F 發現我每次固定的模式,我在課堂上當場臉紅。

此外,我也開始去「被」諮商。過程中,我換了幾個治療師、談了幾次不同的主題,都發現所有對於感情的恐懼都指向同一個核心——我害怕接觸自己的情緒,害怕碰到之後,會一發不可收拾。久了之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樣表達、怎麼樣跟人親近。那時,我覺得自己很弱,因為身邊的諮商師同學們,每一個人都可以用 10 個以上的形容詞來形容「悶」或者是「難過」的情緒,我卻連自己的感受都不清不楚,直到某次和一群哥兒們喝酒,才發現我並不孤單。

說不出口的最悶

「哎呀,有些苦是真的沒有辦法說啦,說了也沒有人會懂。」G 說
「幹嘛這樣,好兄弟有什麼事情就說出來,大家一起解決!」H 說

「我昨天在我女朋友手機裡發現他跟別的男生親密的照片⋯⋯」G 說

「真假!綠綠 der~
」I 說
「哪個混帳,我們兄弟一起去解決他!」H 說,想也知道是玩笑話。

好歹我也是唸了幾年的諮商,我正打算要開口同理說「靠,那你一定很錯愕吧!」的時候,J 說話了。

「哎呀,算了啦放生就好別想太多,來,喝!我先乾為敬!」於是我那句話吞到肚子裡面,跟大家一起舉杯了。

在那場聚會之下,我終於理解男人們的苦悶其實並不是說不出口,而是礙於種種性別刻版印象的壓力之下,痛苦的一方不會表達,陪伴的一方不知道如何問話[11]。長期以來大家都如此輾過自己的傷悲,失戀就喝酒、分手就打 LOL,哭哭啼啼的被說是娘炮,藕斷絲連的被說是沒小鳥,但這所謂的「男子氣概」充其量只是把悲傷掩蓋,藏在底下的焦慮,仍然像是操練後的褲襠一般,悶悶 der 充滿種種黏膩。簡單來說,隔離情緒雖然有很多種理由,但如果從男子氣概的角度來看,或許我們真的困境是:

  • 缺乏情緒覺察:正所謂男子漢大丈夫,要哭等事情做好再哭,可是當我們把注意力轉移到工作上面,長期缺乏對自己情緒的照顧,等到下次悲傷的時候,可能連自己悲傷都不清楚。這個悲傷可能化成咬指甲、物質濫用、網路成癮等等,用別的刺激來壓抑沒有被看見的焦慮[12-13]。

  • 缺乏情緒詞彙:從小被訓練男兒有淚不輕彈,長大之後變成就算有眼淚也沒得談,可能會想哭、可能會鼻酸,但卻沒有好的詞彙去描述自己的心酸[14]。

  • 缺乏情緒伴侶:一如前面所看到的,男人們被期待「有能力」[15] ,聚在一起遇到問題,往往是以「解決」為主,當事情沒有辦法解決,並不會安撫情緒,而是用喝酒或搞笑來逃避。不巧的是,感情裡很多事情是只能理解不能解決,那天的啤酒聚會,只要有一個人能夠試著去理解 G 的感受,不用解決、也不用搞笑,或許他的苦就能夠被看見。

自己看不見自己的傷悲,看見了卻無法描述這個傷悲,描述了卻沒有人願意懂這個傷悲,三個層次的挫折,也難怪我會躲進那個沒有感覺的殼,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然後逃避再和任何人建立關係——直到我們遇見了一位伴侶治療師。(推薦閱讀:超科學失戀復原指南:失戀的心痛,是真的

你可以繼續逃,偶爾停下來就好

剛跟現在的女朋友在一起的時候,我也是充滿了種種的擔憂和害怕,所有前面提到的恐懼都排山倒海而來,我怕自己不夠好、怕這段關係不好、怕東怕西,把兩個人都搞得慘兮兮。所以我不想要再重複以往的套路了,所以就兩個人一起去做伴侶治療,過程中當然是千辛萬苦,其中有一次我印象特別深刻。那一次我們又因為「我想要更多自己的空間,但她想要更多相處的時間」而吵架,治療師試著深入我們的議題,要我們一起嘗試去面對那底下的情緒,我實在是太抗拒了, 就和治療師嗆起來:

「你知道有 76% 的逃避依戀是很難改變的嗎[9]?我現在就是想要繼續逃跑,難道不行嗎?」

我原本以為,他會站起來跟我反駁我的數據,然後我就可以提出更多的數據來跟他對戰(有種神奇寶貝打道館的感覺),可是他並沒有。他只是靜靜的、淡淡的說了一句:「你當然可以繼續逃,偶爾停下來就好。」

霎時間,空氣好像全部靜止,我感覺心裡面有一個螺絲好像悄悄地在鬆動,那時候我還沒有辦法感覺到那是什麼,眼淚就自己掉了下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三個人在治療室裡面都沒有說話,然後時間到了,女友預約下一次的時間,我們魂不守舍地離開治療室,駕車回家的路上,一手握著方向盤,才漸漸比較懂剛剛的感覺。

那種感覺叫做「被允許」。

一直以來,男人經常被教導不可以停留在情緒上面太久才好,既然逃跑成性,要停下來談何容易?可是現在眼前有一個人告訴你,你可以不用改變也很好,但同時也允許你可以停下來,這樣的一種允許,勾動了內心深處的一個鐘擺,從那天以後,很少造訪我的眼淚,竟然一直一直來。儘管我們相處還是有很多的問題、獨立與依賴依然拉扯我們的關係[16],但在那次治療之後,我是第一次感覺到和內在的自己真正相遇[17]。


圖片|來源

成為自己的情緒伴侶

一個人最重要的關係,是和自己的關係[18]。後來有讀了敘事治療、榮格分析、各式各樣不同的諮商學派和理論,有時候都是用不同的語言在說同樣一件事情,當我們能理清自己的思緒、接納自己的黑暗、溫柔的看待自己的故事,或許什麼也沒解決,但卻接住了自己。

十年之後,當我重新再看這十年來感情上的起起落落,終於才明白,有時候情緒伴侶是可遇不可求的,不論你有沒有一個可以傾聽的對象,不論你目前是單身還是有伴,你都是自己最好的情緒伴侶。當你願意貼近自己,或許還無法完全不逃避、或許還懷抱著種種的恐懼[1],但光是這樣的一種勇氣,就足以讓你找回最寶貴的東西。

參考文獻與延伸閱讀

[1]Aron, E. N.(2018)。啟動高敏感的愛情天賦:幸福是你與生俱來的感受力(The Highly Sensitive Person in Love:Understanding and Managing Relationships When the World Overwhelms You)(謝雅文與曾婉琳譯)。台灣,台北:三采文化。

[2]邱淳孝(2018)。曖昧:我們之間,是愛嗎?。台北:失戀花園。

[3]Sternberg, R. J. (1986). A 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 Psychological Review, 93(2), 119-135.

[4]Fisher, H., Aron, A., Mashek, D., Strong, G., Li, H., & Brown, L. L. (2003). Early stage intense romantic love activates cortical - basal - ganglia reward/motivation, emotion and attention systems: an fMRI study of a dynamic network that varies with relationship length, passion intensity and gender. Society for Neuroscience Abstract Viewer and Itinerary Planner, 2003.

[5]Mustonen, U., Huurre, T., Kiviruusu, O., Haukkala, A., & Aro, H. (2011). Long-term impact of parental divorce on intimate relationship quality in adulthood and the mediating role of psychosocial resources.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25(4), 615.

[6]黃之盈(2016)。從此,不再複製父母婚姻:35種練習,揮別婚姻地雷,找回幸福。台灣:寶瓶文化。

[7]海苔熊. (2016, May 26). 離婚的代間傳遞: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硬撐,真的好嗎?. PanSci 泛科學. Retrieved July 26, 2018 from pansci.asia/archives/99119

[8]孫頌賢(2006)是鴛鴦還是冤家?愛情伴侶中依附風格配對之人際行為對關係品質的影響(國科會計畫)

[9] Crowell, J.A & Waters, E. (2005). Attachment representations, secure base behavior, and the evolution of adult relationships: The Stony Brook Adult Relationship Project. In K. E. Grossmann, K. Grossmann & E. Waters (Eds.), Attachment from Infancy to Adulthood: The major longitudinal studies, pp. 223-244.

[10]岡田尊司(2017)。孤獨的冷漠:逃避型依戀障礙的分析與修復(邱香凝譯)。台灣:聯合文學。

[11]郭彥麟(2016)。男人玻璃心:親愛的,我想明白你。台灣,台北:寶瓶文化。

[12]Sand, I.(2018(付印中))。我只是假裝不在乎:摘下「自我保護」的社交面具,享受正向的人際關係。台灣,台北:平安文化。

[13]蘇益賢(2018)。練習不壓抑。台灣:時報文化。

[14]Webb, J.(2018)。童年情感忽視:為何我們總是渴望親密,卻又難以承受?(Running on Empty: Overcome Your Childhood Emotional Neglect)(張佳棻譯)。台灣:橡實文化 。

[15]吳昭儀、吳麗娟 (2005)。 大學生的共依附與愛情態度之相關研究。教育心理學報, 36(3),頁 241-263。

[16]Reis, H. T. (2007). Steps toward the ripening of relationship science.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4(1), 1-23.

[17]曹中瑋(2009)。當下,與你真誠相遇:完形諮商師的深刻省思。台灣:張老師文化。

[18]Yager, J.(2017)。誰才是你真正的好朋友:如何結交正面朋友,遠離會傷害、背叛或暗算你的負面朋友(When Friendship Hurts:How to Deal with Friends who Betray, Abandon, or  Wound You)(范明瑛譯)。台灣:遠流。

八月主題:來組個失戀陣線聯盟吧

1990 年,草蜢唱失戀陣線聯盟,找一個承認失戀的方法,讓心情好好地放個假。承認失戀,承認受傷,甚至承認自己已經支離破碎,雖然好糗,卻是成長必經的盛大學習。敬失戀,敬眼淚,也敬你一杯。#失戀是我與自己的熱戀 #男子失戀陣線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