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書摘]村上春樹 -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心得雜感

2018年10月10日 星期三

[書摘]村上春樹 -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心得雜感




我們那時候強烈地相信什麼,擁有可以強烈相信什麼的自己,那種心情並不會就那樣空虛地消失掉

村上春樹的作品裡,唯一看過看過三次之多的書籍。並不是因為非常好看或很有共鳴,而是每次在圖書館書櫃偶然看到這本時,都會想到還沒有寫這本的讀後心得,抱著這次就補完心得的心態借回家,但往往還書日期到來之際還是沒有能把心得寫出來。

這次總算打起精神提起動力來寫心得了。

主角多崎作(多崎つくる) 是書中主要角色唯二沒有在名字帶有色彩字眼的(另一個是多崎作的女朋友沙羅)。高中時代多崎作與兩男(代表色為赤與青)、兩女(代表色為黑與白)是相當好的朋友。畢業後,只有多崎作一個人離開故鄉到東京,但不知怎麼的,原本的好朋友竟然全部和多崎作絕交了。

就這樣離鄉背井,又莫名被知己斷交的多崎作,在東京渡過一段孤獨與失落的日子,並且在心底留下了「被抛棄」的陰影。多年之後36歲的多崎作在女友沙羅的鼓勵下,決定與這些當年的好友相見,了解他們突然斷交的原因。

雖然村上的作品裡很喜歡加入音樂色彩,但相比之前看到的一些不明究理的爵士樂曲名,這次本書的主調:李斯特的巡禮之年,倒還蠻讓我喜歡的。書中出現不只一個演奏巡禮之年的鋼琴家,其中印象深刻的是貝爾曼(Lazar Berman),網路上可以找到他所彈奏的巡禮之年:



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村上春樹很喜歡加入所謂「色色的橋段」,在本書有這樣場景也算例行公事,主角多崎作做著多次作著性夢(台灣比較常說是「春夢」吧),女方常是高中好友黑妞與白妞,看似香豔的三人行橋段,但某次夢裡最後的ending卻是大學認識的朋友灰田(是男的),其用嘴幫多崎作結束...    想像這個畫面覺得好笑。  總之這是第一次我看到村上春樹作品裡的性描寫,有男男的情景,算是作者的一大里程碑(?) XD

多崎作一路巡訪故人,最後多崎作和黑妞(黒埜恵里)在芬蘭重逢,雖然感人,但最後那一抱的描寫又太多欲情的地方。(硬要強調豐滿的胸部貼上來的感覺是怎樣) ,不過這也是我熟悉的村上。

回到本書主線劇情。主角為什麼會突然被高中的朋友們捨棄呢?原因是白妞(白根柚木)對所有人宣稱多崎作強暴了她。 當然多崎作本人並不知道有被這樣指控,而眾人在沒有問清楚詳情的狀況下,就各自先疏離了作。

突然不明原因,就被好友疏離的經驗,我是沒有,但印象很深國中時班上有一對非常好交情的A與B,某日突然兩人就絕交,問過A,他的回答是完全不知道B為什麼會轉眼間視他為仇人…這個絕交讓A感到心情很悶,而當時我和A也算很好的朋友,所以常常聽到他抱怨。

因此看到多崎作的作品,不由得想起A來。 不知道二十年後的今天,他是否已經知道當初B和他斷交的原因了嗎?
(我的小道消息是 B喜歡的女孩子喜歡A,所以B就遷怒於A,但這個理由沒有被證實)

本書另一個讓我有感觸的就是高中升大學後,大家接觸新環境多少會感到不適應,於是返鄉聚會迫不及待和原先高中的朋友密切連絡的心情。 印象中當時我也常有這樣的心情,大一時常常會約高中朋友出來聊天(一起抱怨新的生活),並且也很快地主辦第一次的高中同學會。(多年之後想起,我對於自己當初會主辦同學會的想法覺得驚訝,明明自己是非常怕麻煩的人)

本書把「被捨去」的心情刻畫的很好,與故友巡禮的過程中村上的筆調整是透露多崎作的孤獨與疏離感。作者也很過份地讓多崎作發現自己的女朋友沙羅,其實也另有新歡。那種又要被捨去的痛苦難道又要再一次地襲捲著作的內心嗎?(雖然書中並沒有後續,只寫著作要去挽回)

邊寫的心得邊想起為什麼這本書能讓我讀了三遍,我想最後的兩個答案是這樣:第一個是我很喜歡「主角孤獨地想要回溯自己與他人斷掉的連結」的這種氣氛,第二個是作品主角群的高中舞台是在名古屋,那裡是我第一次「自己規畫」出國自助旅行的地方,因此只要有提到名古屋的作品,我總不免多注意兩眼。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