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法庭上的性別兩難:當一個法官被說厭男,該如何下判決?

2019年1月6日 星期日

法庭上的性別兩難:當一個法官被說厭男,該如何下判決?



被社會冠上「厭男法官」標籤後,法官該如何不失公允地審判案件?無法獲得信任的判斷者,能獲得社會體諒嗎?

新人法官朴滿滿迎接的新年,很是殘酷。

蜷縮身軀冒著刺骨寒風上班,快步走進辦公室後,林正直法官坐在沙發上,神色凝重地看著早報。報紙標題,搶先映入眼簾——「因準強姦罪遭收押的世真大教授,於看守所試圖自殺」。

林法官讓了個位置給驚訝的她,而朴法官的表情則恍如著魔似,不停往下讀著新聞報導。帶著喝到爛醉的研究所學生去旅館,而被以準強姦罪起訴的被告人教授,嘗試在獄中自殺⋯⋯這是朴法官主審的案件。

教授於收押至看守所後,出現嚴重的憂鬱傾向,拒絕進食加上無法入眠,最後因不支倒地被送進戒護病房。雖然看守所方已在病房為他注射點滴用以穩定情緒,教授卻利用撕開的運動背心製成繩子,將繩子綁在病房內的電扇後試圖上吊。

即使經巡查的相關人員發現,已立即採取急救措施後,送往附近的醫院治療,至今卻仍未脫離險境。竟在距離二審首次開庭僅剩不到兩週時間,發生了這樣的事。(推薦閱讀:

朴法官的腦海浮現韓世尚部長一說出「宣判被告處有期徒刑四年,立刻收押」時,教授一臉蒼白如紙,像根木頭應聲倒地的模樣,更喚醒了自己見到被害人旁觀這一切卻面無表情的當下,心臟被某種無以名狀的不安感掐緊的感覺。朴法官抓著報紙的手,開始瑟瑟顫抖。

「別太傷神了,妳不是已經盡力依照證據與法律做出判斷了嗎?況且試圖自殺不代表能證明被告的冤屈。身為明星私立學校財團理事長的兒子兼教授,一個一輩子無憂無慮的人因準強姦案被判處有期徒刑並收押入獄,是這件事本身讓他陷入『人生完蛋了』的絕望吧?沒人需要連這些部分都得負責。」

即便林法官努力想要安慰朴法官,事情的發展卻不如預期。幸好教授總算度過難關,開始慢慢康復。只是,這次輪到負責教授二審的律師開始煽風點火。眼看快接近審判的日子了,律師竟破例地主動召開記者會。

「各位國民!這個案件是由態度偏頗的法官帶著先入為主的偏見,恐嚇證人要處以偽證罪,誘導證人走向預設的結論,將原本受人尊敬的教育家推向死亡深淵。希望二審一定要伸張正義啊!」

世真大學財團新委任的二審律師,像是置身選舉造勢場合般揮舞著雙手,嘶聲吶喊。這位律師是前國會議員,也是利用通訊軟體傳送胸毛照的職場性騷擾案的訴訟代理人。當初明明已經被案件委託人的夫人控告強制猥褻的⋯⋯看來是手腕很好的他又解除危機了。


圖片|來源

律師主張的根據顯然不足。朴法官警告證人會觸犯偽證罪,與深究證人的奇怪舉動、疑點等,都是正當的審判過程。然而,律師卻不斷對一切貼上「破例」的標籤,企圖激發疑惑。

一下說新人陪席法官不顧審判長,破例地逕自訊問證人(根據訴訟法,朴法官曾事先知會審判長才進行訊問),一下說目擊當事人進旅館的證人,曾是帶頭參與主張財團腐敗集會的激進運動分子⋯⋯採納偏頗證人的說詞作為決定性的證據,是相當破例的事(由於這段證詞當時受到一審律師有效彈劾,審判部並未納入審判的主要根據)。

假如認定有罪,卻完全沒有斟酌在這件無暴力行為的準強姦案中,被告已經為被害人準備高達三千萬韓元的保證金,破例地判處有期徒刑四年的重刑(於被告毫無反省之意的情況,保證金基本上視為不具任何意義)。

起初看來應是想藉試圖自殺一事趁機打同情牌並提出質疑,情況卻有所改變。律師不以韓部長,而是以朴法官作為目標,自然有其理由—朴法官向來就是位「破例」的法官。

選用「漢摩拉比小姐」作為新聞標題的是 B 報社。B 報社整理破例且詳細的律師記者會內容後,以「獨家」為題,刊登關於朴法官的報導。「早就是社交網站的巨星」「直接與性騷擾犯在地鐵上演全武行」「穿著超短迷你裙上班,引起法院震怒」「阻擋交流道出口,與其他車輛爭執」等內容後,接續一篇「當時不知道為何被當作性騷擾犯的教授吐露冤屈」的簡短訪問,加上幾篇「特立獨行的法官對司法信賴造成的負面影響」「憂慮蔓延整個社會的厭惡男性風氣」等訓誡式的新聞稿。

自隔天起,B 報社的經濟版開始出現「飛躍世界的世真大學」的全版廣告,與 B 報社社長的孫子以體保生身分進入世真大學,雖都是些破例的事,卻絲毫不引人注目。

有辦法引起人們注目的東西,終究還是照片。B 報社將身著緊身迷你裙與細跟高跟鞋裝扮的朴法官背影照刊在電子報後,隨即橫掃所有搜尋引擎,開始以驚人的點閱人數刷新紀錄。忙碌的人們,可沒有時間透過智慧型手機一一細讀芝麻大的文字。

先被照片與「法官」這份職銜的不協調吸引目光之後,再以拇指咻地往下滑動畫面,最終能留在記憶的僅剩幾句犀利的關鍵詞。「被告試圖自殺」「厭惡男性」「行動派女法官」「肢體衝突」等諸如此類的關鍵詞,開始在人們的腦海自動編織成看似有關聯性的故事。

因為人類的大腦,本來就是朝著這種運作方式進化而成。原本律師在記者會提出根據顯然不足的質疑,現在卻開始變得充足得不得了。

先前與膝擊地鐵性騷擾犯影片一起出現的「#正義女神」「#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漢摩拉比小姐」等標注,笑嘻嘻地將其塑造成超級英雄的人,這次則換成在 B 報社的報導連結下,拚命地標注「#厭男法官」「#顯眼法官」。

新聞報導的留言欄,頓時成為聲討司法部的場所。一方面是發洩素來累積的不滿與憎惡,一方面是認真批判單憑一場考試就將沉重責任託付太過年輕、經驗不足者的體系。此外,當然也少不了對照片品頭論足的竊笑聲。


圖片|來源

隨著某位本想替朴法官辯護的名知識分子誇張地描述「朴法官就是勇敢對抗既得利益者城堡的聖女貞德」後,火種隨即落向莫名其妙的地方。網路開始出現「朴滿滿 故鄉」「朴滿滿 政治傾向」「朴滿滿 社會運動傾向」等搜尋關聯詞。想必那位知識分子,忘記了聖女貞德在遭受火刑時,同樣也聽見不亞於凱旋時的歡呼聲。

朴法官的上班路,越來越不便。除了人們對她投以充滿好奇的眼光,還有寫著朴法官名字的一人示威看板再度出現在法院正門⋯⋯是之前不肯把租房保證金歸還獨居女大學生而遭起訴的老人。

當時聲稱朴法官於調解過程偏袒女生、誣陷自己,並為此示威了幾天的老人,隨著朴法官因為這次事件變得出名後,又開始到法院正門上班了。當然,老人也因此得到各種報導與採訪的機會。

直到這裡,是教授試圖自殺到二審首次開庭的兩週間發生的事。儘管如此,韓部長完全無異於平常,依然木訥地談論即將審理的案件,而朴法官與林法官同樣默默埋首工作。反正真相終究會在法庭水落石出,既是離開一審審判部手上轉往二審的案件,辨明真偽就是二審的工作了。

輿論聚焦於二審的首次開庭。體重明顯減輕,脖子傷痕仍相當明顯的教授,身穿囚服坐著輪椅進入法庭。儘管他幾乎沒什麼發言,律師卻如魚得水似的竄游於法庭各處。(推薦閱讀:《漢摩拉比小姐》:承認我們都並不完美,才能踏實靠近理想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審判長結束第一次審判時說的話。

「本審判部將秉持不具任何先入為主、不具任何偏頗的大公無私審判。」

雖是太過理所當然正確的話,偏偏要補充這句話,偏偏要使用「本審判部」作為主詞的講法,讓滿滿的採訪媒體產生「一審並沒有做到這件事」的印象,進而將這點反映於報導上。刊登於新聞報導的審判長姓名:成公忠。

現在連法院內部也開始出現斜睨朴法官的視線與竊竊私語。明明說自己很忙的隔壁辦公室鄭齡通法官,依然一有空就跑來閒聊,如常說些冷笑話。林法官露出苦笑,「雖然這傢伙很會讀書,卻沒什麼安慰別人的天分⋯⋯和我一樣。」

可是,卻發生了件連鄭法官也不再能一臉泰然地跑來串門子的事。於二審第二次審判期日出席的被害女學生,推翻了先前的陳述。


圖片|來源

襯著坐著輪椅的憔悴教授為背景,女學生面對律師接連發動盤問嫌疑犯般的攻勢,終於忍不住哭著承認「案發當時確實喝得很醉,但不到失去意識的程度」「在日本餐廳因為喝了很多炸彈酒,忍不住在廁所吐過後,的確暫時倒地了一陣子,但之後就稍微恢復意識」「雖然曾察覺教授把自己當作異性,又在醉後頻頻將自己帶往旅館方向時,感到擔心與抗拒,可是想到只要藉著酒醉,眼睛一閉答應教授的要求,留學問題、獎學金問題等平常著急的煩惱就能迎刃而解,就在猶豫間被不知不覺帶進旅館了。後來,開始有些自暴自棄。因為作夢也沒想到女同學會目睹兩人走進旅館的畫面,消息甚至還在校內傳開。」

眼看女學生淚流滿面,律師更是緊咬不放,以接二連三的肯定句推翻她在一審的一切陳述。「因為消息在校內傳開後,連男友有所耳聞,為了逃避麻煩,才辯稱是在失去意識的狀態,什麼也記不得」「眼看事情像滾雪球一樣越鬧越大,才發現騎虎難下」「看完教授在獄中試圖自殺且病情危急的新聞後,開始睡不好覺」「無論是誣告罪或偽證罪,都願意接受」

隔天,法院收到朴法官近期正在研究的殺人案被告人,提出國民參與審判的申請書—妻子殺死丈夫的案件。法扶律師主張妻子是在抵抗丈夫暴行的過程,做出正當防衛行為。當初明明提出過不希望申請國民參與審判,而是交由審判部審理的意願書,眼看距離第一次審判期日只剩一週,卻突然提出申請國民參與審判。朴法官的心情,相當惡劣。身陷「厭男法官」疑團的朴法官,假如在這種時候反而變得綁手綁腳,說不定會做出對被告不利的判決。

無法獲得信任的判斷者,再無立足之地。

叩、叩、叩,敲完韓部長的門後,走進部長法官辦公室的朴法官,手中握著某樣東西—一個白信封。

本文摘自文裕皙的《漢摩拉比小姐》。由大田出版授權原文轉載,欲閱讀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漢摩拉比小姐》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