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為你挑片|《驚奇隊長》我情緒化、我不完美、我有時軟弱,但又怎樣

2019年3月7日 星期四

為你挑片|《驚奇隊長》我情緒化、我不完美、我有時軟弱,但又怎樣



你會去看《驚奇隊長》嗎?上映至今,評價兩極,許多人拿它與《神力女超人》比較,說這部片是 Woman but No Wonder。

不過,與其強調漫威試圖展開一種更高、更遠、更快的「女性英雄敘事」,倒不如說我們從中看到女孩的成長故事,被用英雄故事重新訴說的可能。

(以下涉及劇透,請小心閱讀)

本週上映的《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講述由布莉拉森(Brie Larson)飾演的超級英雄「驚奇隊長」卡羅丹佛斯(Carol Danvers)追尋自我的過程。


圖片|來源

2016 年,DC 率先推出第一部女英雄電影《神力女超人》(延伸閱讀:【性別觀察】《神力女超人》,一個入世的女性主義者),談充滿理想的女性主義者如何離開天堂島,踏入戰爭俗世。今年,漫威的《驚奇隊長》千呼萬喚始出來,談的則是一個從小在父權體系下成長的女孩,如何(字面意義與精神意義地)找到她自己。

或許,我們擁有的這幾個女英雄故事,依舊模板太少,期待太高,也變得越來越難以訴說。上映不久,便已有幾篇批評。Vox 說,電影裡的卡羅丹佛斯毫無個性,驚奇隊長值得一部更好的電影。所謂 Higher 、Furter、Faster,這些驚奇隊長的特質,在電影裡展現得仍然單調。

許多人拿它與《神力女超人》相比。《華爾街日報》說,這部片不過只是「不驚奇的女超人」(Woman but No Wonder)。不過,與其強調漫威試圖打開一種更高、更遠、更快的「女性英雄敘事」,倒不如說,從中我們看到了一個女孩的成長故事,被用英雄敘事重新訴說的可能。

成為驚奇隊長前,女孩這輩子都在與男孩競賽

主角卡羅丹佛斯是 90 年代美國首批受訓完成的女性空軍飛行員。但即使如此,作為第一批女飛行員,她們從未受軍方重視,少數的上場機會只有協助軍方科學研究時,可幫忙試飛飛機。丹佛斯與她的女性同儕,對這樣的待遇並不滿意。


圖片|來源

電影一方面鋪陳她現在的生活,也不時穿插她的成長回憶。童年她騎車跌倒,卻遭父親責備。青年時期加入美國空軍學院,她被教官責罵表現不佳,總是感情用事。成長過程裡除了少數女同事,與她競爭的身影也大都是男性。

入伍後,她因為一場墜機事故,意外得到超能力。隨後被裘德洛飾演的克里人(Kree)指揮官楊羅格(Yon-Rogg)撿走。失憶的她由楊羅格引領,加入克里人的星際部隊(Starforce),鎮壓邊境難民史克魯爾族(Skrull)。一次任務,她到地球追殺史克魯爾族,認識神盾局長尼克福瑞,這才回想起,自己曾是地球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部分的回憶場景中,丹佛斯幾乎都不斷地「跌倒」。她在父親前摔跤,在教官前跌得灰頭土臉,在楊羅格面前為了拯救由安妮特班寧(Annette Bening)飾演的邁威爾,而被打倒在地。

這其實也象徵著,丹佛斯的前半段人生,都得不斷順應男孩的遊戲規則,而且還常常慘輸。

從故事中我們不難發現:在成為驚奇隊長前,她這輩子都在不斷與男孩競賽。她的個性是我們對女英雄的一切想像典型:天真無邪,富有正義感,情感充沛,容易被所愛的人綁住。而這些陰柔特質,在劇情走向中,也不斷受到男性領導者的壓抑。

不只是要競爭,丹佛斯也被男性領導者帶領,要求她用更陽剛的方式面對世界,否則她就顯然不夠格加入這場由男性主導的戰爭遊戲

卡羅丹佛斯:妳有瑕疵,情緒化,有時軟弱,但又怎樣


圖片|來源

「妳有瑕疵,妳很軟弱,妳很情緒化。妳還有幽默感。」影片一開始的師徒習武場景,她不斷被導師楊羅格提醒,這些特質對一個戰士來說,都足以致命:「妳必須控制妳的情緒,不能讓它凌駕於妳。」

這話聽來耳熟。

情緒化,軟弱,衝動,都是常用於貶抑女性的陰性特質(femininity)。在迪士尼電影《冰雪奇緣》(Frozen)的公主艾爾莎(Elsa)身上,我們也看到似曾相識的情節。年幼的公主擁有獨一無二的操控冰雪能力,但因為父母擔憂她無法控制,因此被要求長期壓抑。她從此只得將自己的情緒隱藏起來。(你可能喜歡:《冰雪奇緣》的心理課題:因為害怕受傷或傷人,而不敢建立關係

但在地球任務期間,她結識了剛接任神盾局局長的尼克福瑞(對,他那時候很年輕,還喜歡抱貓咪)。隨著劇情發展,她多次因為自己的衝動與好管閒事,拯救了福瑞。這也讓她發現,自己並不像楊羅格所言,這些「陰性特質」,並不等於缺陷。


圖片|來源

在電影中,丹佛斯和楊羅格的關係沒有被仔細談論。他們曾是要好的師徒。有時她失眠,有時她需要訓練,有時候她對記憶產生懷疑,她都會詢問楊羅格,對方也像心靈導師一樣不厭其煩地提點她。在墜機意外後,為了讓她活下來,他還輸了自己的血液給丹佛斯。

但到了故事中段,丹佛斯進一步發現,楊羅格一方面指導她,一方面卻不斷壓抑她的能力──楊羅格替她安裝在身上的儀器,其實並非克里人的武器,而是能力拘束器。於是她將其拆除,解放自己原本的力量。他害怕的其實是丹佛斯身上蘊含的能力,同時也只是想把她留在自己麾下。

這樣的事情我們聽過不少。心靈導師更多時候,只存於自己的想像中。更常見的事實是,透過結盟、壓抑能力更強的女性,讓女性在公共領域中「被消失」,才能保持的地位不受威脅。

成為驚奇隊長後,我們才發現不需要玩男性的遊戲規則

高潮的中後段,迎來典型的英雄弒父(Patricide)時刻。主角並免不了得與人生導師楊羅格對決。他極其狡猾,率先放下武器說:「現在是妳向我證明妳的能力的時候了。放下妳的超能力,我們來公平對決。」

在一般男性英雄電影裡,主角通常念及舊情,或者想要突破自我而往往會選擇徒手迎戰。但出乎意料地,丹佛斯完全不理,直接將他以超能力砲轟走。

她說:「我根本不需要向你證明我是誰。」是的,妳就是妳自己,當丹佛斯領悟到這一點,她就再也不需要再繼續照著男性主導的陽剛遊戲規則玩。(就算妳的導師是裘德洛也一樣。)

在這部電影裡,我們也看見,成為驚奇隊長並不代表著拿到能力,奪取宇宙魔方,拯救世界。而是在於意識到,妳不必再將自己的價值,奠基於他人的期望上。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