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makTalk ~: 從小美人魚看亞裔的錯覺:為何我們總覺得,還原比多元更重要?

2019年7月10日 星期三

從小美人魚看亞裔的錯覺:為何我們總覺得,還原比多元更重要?



前陣子迪士尼公佈電影《小美人魚》真人版的選角為黑人歌手荷莉・貝利,立刻引來大批網友留言表示「童年被毀了」、「這樣的選角根本不尊重原著」。女人迷讀者投書,說道:「對我來說,我並不認為黑人愛麗兒破壞了什麼,反而認為她豐富了我們這一代的女孩時期,並且給了我越台混血的三歲小表妹在內,下一代的女孩們更多元的女孩時期。」

文|吳馨恩

迪士尼公主動畫電影《小美人魚》即將推出真人電影版,最近官方公佈了女主角愛麗兒(Ariel)的演員,將會由著名的黑人女歌手荷莉・貝利(Halle Bailey)所擔任。因此,如同 2016 年女性版的《魔鬼剋星》(Ghostbusters)上映時,眾多男人的反彈般,黑人愛麗兒引發網路上的許多人,尤其是白人的哀鴻遍野,說這樣的選角不尊重原著,破壞了他們的童年(childhood)或女孩時期(girlhood)。


來源|迪士尼

說到類似的爭議,像是舞台劇《哈利波特:受詛咒的孩子》(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妙麗」由黑人女星諾瑪·杜梅溫尼(Noma Dumezweni)演出時,也是受到這樣無情的種族主義攻擊,直到原電影演員艾瑪華森(Emma Watson)與原作者J.K. 羅琳(J. K. Rowling)出面力挺,網路上酸民的攻擊才稍微平息。(推薦閱讀:

這次想當然的,黑人女性也展開反擊,在社群媒體 Instagram、Twitter 與 Facebook 上,廣泛流傳著黑人愛麗兒的繪圖,以及許多黑人成年女性與女孩們寫下自己真實的心聲,很感動願意讓黑人女性出演,讓迪士尼公主形象更具多元色彩,給了黑人女孩們更多的學習楷模(role model),並充權(empower)了黑人女孩,讓她們不會因為自己天生的捲髮有別於傳統公主的金髮或原著愛麗兒的紅髮,就因此而感到自卑與不安。

迪士尼在 1937-1991 年之間沒有任何有色人種公主,所以有色人種女性很可能都曾經都嚮往過成為一名「更像公主」的白人女性,幾乎所有上一代的有色人種女性都是這樣渡過她們的女孩時期。

作為二十世紀末出生的亞裔女性,我感到自己很幸運的地方是,我人生第一位迪士尼公主是「花木蘭」這名亞裔女性。花木蘭她的種族與她的性別氣質,給了當時我這個亞裔跨性別女孩很大的鼓舞,所以我很希望所有有色人種女孩都能被同樣的鼓舞。

《小美人魚2:重返大海》則是我人生看得第二部迪士尼公主動畫電影,畢竟《小美人魚》第一集上映的時候我還沒出生,我相當讚賞美樂蒂 (Melody)跟她的母親愛麗兒一樣勇敢冒險的精神。(推薦閱讀:

雖然我先看的是《小美人魚》續集,但愛麗兒一樣是屬於我的女孩時期的一部分。因此,對我來說,我並不認為黑人愛麗兒破壞了什麼,反而認為她豐富了我們這一代的女孩時期,並且給了我越台混血的三歲小表妹在內,下一代的女孩們更多元的女孩時期。

生活在台灣社會的亞裔女性經常忘記我們自己也是有色人種,透過不斷模仿白人文化以獲得文化優越感,甚至對深膚色的其她有色人種女性抱持偏見,這與全球化的白人帝國主義與內化的種族主義自卑感密不可分,而這應該是需要被指出的嚴重問題。

畢竟,如果我們身為女性真心希望能看到一個平等的未來,那應該是所有種族的女性都要獲得平等,現代女性主義運動所強調的「多元交織性」(intersectionality),應該被所有女性所重視,並打造一個所有種族女孩都能平安快樂成長的多元社會。


来源:Asia Travel Book

【大馬&新加坡最漂亮正妹】你Follow了嗎?


-->

Share this interesting post:

You might also interested in: